新用户注册

郭富城:放下偶像的包袱很久了

发布于:2010-08-16 15:40 已有0条评论 来源:大连晚报 字号:T | T


郭富城剧照


《全城戒备》剧照


《全城戒备》中舒淇与郭富城

  近几年,郭富城的演艺事业显然侧重在影坛发展。他在大银幕上饰演的角色,要么文,要么武,角色性格迥异,令人刮目相看。在《全城戒备》中,要说最具挑战性的角色,当然非郭富城饰演的小丑莫属,这个文武兼备的角色,让郭富城演绎得极有层次感。日前,记者在片方的安排下,通过邮件对郭富城进行了专访。

  扮演小丑吃尽苦头

  问:在影片中,你出演的小丑吸了毒气后落入海中,身体变异发胖,这个造型很让大家有新鲜感。

  答:拍这部电影的时候是在去年七八月份,我在里面的角色身份是小丑,吸入了一些生化武器,在变种人的过程中我掉到公海里面,然后在水里面漂浮了很久,脸和皮肤就发胀了,所以就需要特技化妆,每一次特技化妆需要四五个小时,每天都一样,卸妆需要半个小时。那个造型首先是打一个模型,倒一个面膜,把脸颊贴上去,然后再和下巴连在一起,因为有胶水,连到皮肤上是特别难受的,汗跟水融在一起,会有一种化学反应,第一天拍了18个小时,就过敏了,下巴已经受不了了,里面就像火在烧一样,疼痛、特别痒,脱下来的时候已经就起水泡了,里面红了一大片,全是水泡。去看医生,医生说你先吃药,涂些药膏,你不要把那些水泡弄破。第二天拍的时候,只好弄了一个人造的皮肤,人造皮肤有一个厚度,把真的皮肤和胶水隔开,不要再去刺激它。

  问:你在以往的影片中演过很多小人物,这一次的小人物和以往有什么区别?

  答:我在里面不是演一个很帅很有型的变异人,我在里面就是演一个小丑,小丑的状态在这里面,会看到一些普通老百姓,生活层次很低,很贫穷,他们的生活就是这样子。我要演一个小丑,更要演一个社会很底层的人,你要逗大家开心,所以要把自己放得很低,让其他的老百姓都能够接触到他。这个小丑他脸皮很厚,性格上蛮乐观的,他有一点点自卑,介乎在这两者之间,当他想到他亲人的时候他很自卑,他一直都希望去扔飞刀,片中也有人去传授于他,但一直飞不了,所以他很郁闷,经过变种后,也没有飞好,所以是蛮有趣的一个人物。这一个小丑的角色他有一个故事,跟之前演出的角色有区别,以前很成熟,内心斗争比较多,这一次是一个比较开朗,很久没有演这样一个年轻人,所以大家也会看到一个不一样的“小人物”。

  拍打斗戏拒绝用替身

  问:有消息说,你在拍《全城戒备》的时候,很多打斗的戏都坚决不用替身。

  答:现在看电影的时候,看到里面自己做的一些动作,我真是有些后怕,里面的很多镜头都很危险,这些确实全部都是我自己做的。像我看到里面有一个爆破的画面,这场戏是在一个摄影棚里面拍的,这么一个景,炸过去之后,后面所有的灯泡都有反应。当时这个背景要装4个小时,工作人员弄的时候我就在旁边等,我的替身来示范,他说那么危险,要替我。可导演好像希望让我自己来,他一直在犹豫怎么跟我说,他又不知道应该怎么跟我开口,因为他自己都觉得危险。可那时候,我真的不可以拒绝。我看他们在示范的时候没有真撞,我看这个场面非常大,如果自己做的话,这场戏的真实程度一定很好。然后我就想以大局为重,好吧,我自己来吧。幸好,一条就过了。其实我们拍摄中,确实有动作演员被烧伤,像一个武师,烧伤后就住了一个多月医院。

  问:拍这种有危险的戏,你敢让家人去探班吗?

  答:不会。妈妈在香港,当我拍戏受伤的时候,我会在聊到她很快乐的时候,就突然会跟她说,你知道吗?我拍戏会常常受伤啊。先逗她一下,问她在做什么,有没有想我。好,讲完一大堆,在她开心的时候,就跟她讲,妈妈我在拍戏的时候常常受伤的,我最近有受伤,但没事。比较严重的时候,比如在拍《风云2》的时候,我受伤被送进医院的时候,开始我没有跟她说,先是保密,后来好多了,才跟妈妈说,那时候已经没事。每次有这样的事发生,妈妈一定会很难过,但是我觉得最重要的是现在我想拍更多好的作品,可以跟妈妈一起去分享。我很少有时间去照顾她,她也知道我的理想,喜欢的东西是什么。我拍出来的电影,妈妈都会去看,自己买票去看。

  导演陈木胜一直在变

  问:你和陈木胜导演合作了不少影片,说说你们合作的事情吧。

  答:十几年前和陈木胜拍《天若有情2》之后,停下来了很长时间,在2003年、2004年的时候拍《三岔口》,他已经就不一样了,四年后再次合作,他更不一样了,而且他一直都非常努力,动作导演都有那种动作大师的风范,整个场面性的影片都能够拍出来,这一次也有他自己想拍的东西,前一部电影就是《保持通话》,也是动作片,来到我们这部《全城戒备》,他不想拍一个很典型的警匪片,他想跳出这个框框,是对自己的一次挑战。大家合作了这么久,一直都很默契,也许大家都是同一星座的关系吧,所以在拍完《三岔口》以后能够继续合作。他也说过,这一次拿什么样的机会给郭富城呢?三十岁饰演了老到的警察,那这一次来个大变身吧,变成一个小丑,变得年轻了……也不是那个年岁的人了,这对我来说也比较有挑战性。

  问:你作为一个偶像明星,演这种小丑样的人物,自己心里能接受得了吗?

  答:当然接受得了。以前因为郭富城早期的电影都是跟帅的形象有关,就是不帅的不接嘛,所以什么时候开始说要打破这个枷锁呢?我要朝实力进军,于是就接一些跟平常形象不一样的角色。现在,我是巴不得别人忘记自己曾经是一个偶像。我已经不是一个偶像了,就是一个演员,我放下偶像的包袱好久了。所以各位赶紧跟上我们的速度和脚步吧。

  问:出演陈木胜导演的《三岔口》,让你捧得了一个影帝,这部电影算不算你事业上的一次触底反弹?

  答:可以这样说。当年一直都在做一个歌手,每天都有很多的访问,好多的媒体采访,大型小型的,你每天都要面对很多,你每天几乎都要曝光。在香港那么小的地方,有一天你发现想慢下来,不要做重复的事情的时候,你可能会有几天把自己收起来去做别的事情。那个时间可能曝光率没有那么高是我故意这样做的。你准备要转型的时候,香港很多的报道就说你曝光率低啊,你人气怎么样。其实对我来讲,那个时候听到这些心里肯定会不舒服。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但外面的人不理解,但是我觉得这也是个成长的过程,不管是不是恶意中伤,反过来说也是一种动力。我很感谢陈木胜导演让我拍了《三岔口》,还有张叔平,他要我放下偶像的包袱,让我投入到角色里面,让我真正开窍。

  问:有没有想过拍《全城戒备》这个电影会去拿大奖?

  答:没有想过。对我来说,就是演这个角色,就是创作一个不一样的角色。虽然我在里面是一个演员,但是我期待陈木胜的作品,他本来就有水平,现在已经超过以往的水平。

  朋友比婚姻更重要

  问:当年的歌坛“四大天王”里,只有你一个人目前还在单身,看着其他几个人或结婚,或生子,或有了固定的恋情,你会不会羡慕?

  答:我真的衷心祝福他们。对我来说,现在还是希望可以完成一些未完成的理想。

  问:在《全城戒备》中,张静初和舒淇饰演了两种类型的女人,你在现实生活中喜欢哪一类?是文静清纯的还是性感热辣的?

  答:我不会通过外貌去挑女孩,而是她的内涵。所以我觉得舒淇和张静初对我有不同的吸引力,我很喜欢她们身上的智慧。

  问:会给自己定一个结婚计划吗?比如多少岁前结婚。

  答:对我来说,有没有婚姻并不重要。但我最怕闷,身边一定要有很多朋友,因为朋友才会带给你很多的快乐。

编辑:刘萤

分享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