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用户注册

电影剪辑权争夺愈演愈烈 导演“罢工”赢回权利

发布于:2011-06-23 08:44 已有0条评论 来源:重庆晨报 字号:T | T


导演张之亮


高军


刘奋斗

  “我将退出《肩上蝶》后期的所有宣传活动,制片方不尊重我的意见,擅自将原本120分钟的电影剪辑成90分钟版本。”导演张之亮的此番言论,引爆了关于“电影最终剪辑权”归属的讨论。

  在导演与制片谁是中心的问题上,张之亮有如下表述———“我认为电影的成功包含很多份心血,编剧、演员、美术、灯光、摄影、剪接、音乐、宣传、发行等等,导演固然是重要一份,也是代表所有付出心血的人。”语气婉转,但态度坚决。

  一辩:张之亮(《肩上蝶》导演)

  要靠“罢工”赢回权利

  半躺在影院的座位上,吹着空调,吃着爆米花,欣赏着银幕上精彩的视觉盛宴,许多观众不会知道,围绕着一部部影片的上映,背后会有种种不为人知的明争暗斗。不过最近电影圈爆出的各类事件,正将幕后的争夺逐步摆上台面。

  同样是争夺影片的最终剪辑权,导演张之亮用“罢工”换回了电影《肩上蝶》的完整放映,而刘奋斗在《假装情侣》中却从导演惨被降级为“前期导演”,这两场电影“权利”之争结果完全相反,似乎也印证着如今的中国电影界导演与制片人各执半壁江山的局面,同时也掀起了制片人向传统的“导演中心制”发起的一场“逼宫”。究竟谁赢谁输,请看下面导演与制片人的三场激烈辩论交锋。

  不过不管是导演中心制还是制片中心制,能拍出让观众喜爱的电影,那才是最重要的。

  战果:导演方胜 《肩上蝶》仍然以120分钟版本与影迷见面

  VS

  一辩:高军(《肩上蝶》制片人)

  张之亮要承受票房压力

  “对于张之亮导演的言论,我们决定妥协。《肩上蝶》仍将以120分钟版本与观众见面。”作为《肩上蝶》的制片人,面对导演张之亮的强势,发行方负责人高军连连败退,最终妥协。他称:“其实业内很多人看过两个版本,普遍认为90分钟的版本是减掉了赘肉。既然导演那么激烈地反对,我们决定妥协,尊重他的意思。不过对于票房进入亿元俱乐部我可不敢打包票了,现在得由120分钟的版本去承担票房的压力。”

  二辩:刘奋斗(《假装情侣》导演)

  只怪我不够牛

  “我不认为我和片方之间存在的是艺术分歧。我们之间最大的问题是契约问题。因为在我没有超期超支的情况下,突然有人告诉我,有一场戏不用拍了。作为一个导演就很冤枉啊。当初片方是认可我的剧本和我的预算的,但是为什么不让我拍剧本上的那场戏呢?”电影《假装情侣》中,本应是导演的刘奋斗,却突然变成前期导演,而个中缘由还是因为导演与制片人之间产生了矛盾,对此刘奋斗很是愤怒,“关于长短问题,为什么电影一定就只能90分钟?电影一样长,全国妇女都不同意啊,我认为电影的好和坏和长短是不一样的。我还是认为,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就说明我作为导演还不够牛逼,我粗剪的版本没有将所有人折服。”

  二辩:刘沙白(《假装情侣》总制片人)

  有权重新剪辑

  “针对刘导所说有一场戏不拍了,其实是那会儿结束云南拍摄应该前往北极拍摄以体现大片品质,但导演不同意,导致后期拍摄无法正常进行。为了保证影片能顺利完成,不得已我们启用了境外拍摄导演。”

  面对刘奋斗的质疑,刘沙白回应:“《假装情侣》是我们首次投资电影,因此特别谨慎。在不影响剧情的前提下,92分钟版本完全能阐述清楚整个故事,加上对商业的诉求(剪短12分钟,全国每天能多出来1000多场),那作为投资公司,我们何乐而不为呢?要注意到,我们剪的版本其实并没损害故事。”刘沙白还强调,“只有出品方才能最终拿着成型的片子送去广电总局进行审查,因此我方完全有权利对电影进行重新剪辑。”

  战果:双方战平 双方的起点不同,自然考虑的方式与对象也不一样

  三辩:贾樟柯(导演)

  导演该有最终剪辑权

  “我不赞成在中国推行制片人拥有最终剪辑权的制度。好莱坞制片人掌握最终剪辑权的确很普遍,但这是建立在他们的制片人专业程度很高的基础上,往往是自己有一个创意,想一个项目,之后由导演落实。但在中国,制片人对艺术规律的理解还是难以和导演比肩。”面对这场导演与制片人的权利之争,虽然刚刚在《Hello树先生》中过了一把制片瘾,不过贾樟柯还是坚持需要尊重导演的创作原则。贾樟柯还建议,为了规避这样的情况出现,希望导演和制片之间实行合同制:“事先在合同里都梳理清楚,更规范。”

  三辩:荣超(博纳影业策划总监)

  商业片以商业考虑为重

  “其实我认为这次的争执,主要是导演和制片人沟通不够造成的。”作为资深制片,荣超也曾经剪过朱延平的《大笑江湖》,“我当时也是希望节奏能加快些,朱导也有拍过三十多年商业片的经历,所以我们在沟通后他也就理解接受了,不过我们也有一些折中的方式,片子里有一些情节我们尊重朱导意愿没有改。”

  荣超坦言目前由于中国电影行业不成熟,所以还没有出台详细的制片人制度。“不过我认为如果在事前的合约里,能够实现写明剪辑权的问题,然后双方达成一致,寻求一个平衡点。现在的中国电影可以一分为二,商业片和文艺片,在面对许多要拍文艺片的导演时,制片人应当最大限度地尊重他们,毕竟这样的电影会是他们的一个梦想;而在面对某些已经定义为商业片的电影,我认为还是应该商业考虑为重,毕竟是要为市场服务,这时导演应当多做一些让步;而面对许多要拍文艺片的导演时,制片人也应当最大限度地尊重他们,毕竟这样的电影会是他们的一个梦想,而一部电影最核心的也并不是演员,反而是导演。”

  延伸阅读

  在电影产业高度专业化的好莱坞,早已实行“制片人中心制”,即制片人对影片全权负责。不过在国内,目前仍然沿袭传统的“导演中心制”,导演对剧本创作、拍摄和后期剪辑等拥有决定权。尤其是少数大导演牢牢把握着对一部影片的控制权。

  随着近几年代表投资方的制片人越来越强势,制片人与导演间的矛盾也越来越突出,导演往往不愿意将自己的影片进行太大的改动与删减,而制片方则希望通过剪短影片增加放映场次获取最大利润,矛盾也就这样产生。

  那中国是否也能效仿好莱坞走“制片人中心制”呢?博纳影业策划总监荣超却并不这样认为,“我认为中国的电影市场比较特殊,我也无法判断未来的中国电影将会是怎样的,不过完全效仿好莱坞我认为还是行不通。中国的电影受市场、制度、开放的约束比较大,尤其是面对某些比较大牌大导演,他们虽然很自我,但是由于影片的票房十分好,所以你也很难用制片方去约束他。”荣超坦言,“一部电影最核心的依然是导演,像《七武士》、《教父》这些电影,很多年后你不会记得它的票房是多少,但一定会记得电影,因为是经典,而这就要归功于核心的导演,所以不管怎样,我都认为制片方应当尊重导演,尊重导演的权利。”

编辑:徐攀亚

分享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