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用户注册

解析陈可辛《武侠》“文攻”与“武卫”

发布于:2011-07-03 08:57 已有0条评论 来源:新浪娱乐 字号:T | T


“断臂侠”触目惊心


精彩对决引人入胜


侠骨柔情难舍难分


温情脉脉其乐融融

    陈可辛执导的首部武侠片《武侠》将于7月4日登陆全国各大影院,作为一部 “改变武侠”的新式类型作,陈可辛为此付出的心血可谓巨大,更竭尽所能将之变为属于自己的“作者电影”。事实上,《武侠》在一定程度上也让陈可辛如愿以偿,非但有对武侠的独到创意,更有一贯擅长的文艺风格,何况还有甄子丹包办的武打场面助阵,从而让影片展现“文武双全”之貌,旗鼓相当、并驾齐驱。

  文攻——武侠是一番风貌

  壹。回家吃饭的“温馨侠”

  武侠大多独来独往、完全压抑情感、遭尽误解与仇视、失落得无从倾诉,终要借血腥厮杀洗脱冤屈,毫无“善终”可言。

  不过陈可辛终究是以“文艺”见长的电影人,因此在《武侠》里,便能感受到其寄托的人文气息与温情色彩:唐龙化名“刘金喜”后,家庭最平和而温馨的场景便是围桌吃饭、各有话题;面对徐百九的闯入与追查,不请自来的饭局,在火锅席上“明文暗武”地反其而行;即使难逃死战,刘金喜仍要在摆好碗筷的饭桌上与敌相对……

  《武侠》绝非张彻的寂寞英雄、同非胡金铨的超凡雅士、亦非王家卫的漂泊剑客、更非徐克的家国侠者,唯独代表陈可辛眼中的江湖。

  贰。惊险悬念环环相扣

  《武侠》从头到尾都设下悬念:刘金喜是谁?当他既让妻子十年未问身世、又因建功让全村人奉为“英雄”时,一旦形象突变,无疑将充满让人震撼的剧力!

  陈可辛以此抛出他心中的武侠命题:善恶是非不能单从表面行为来判断!由身份引致的谜团环环相扣、一波三折——命案本无破绽,徐百九却发现另一真相,对刘金喜“抽丝剥茧”;心生疑窦的过程中,徐百九却无法破获刘金喜隐藏的秘密;而待他证据渐足,又不得不与刘金喜单独相对,“杀身之祸”之忧顿然而生;真相大白后,两人的关系也随之走向另一地步……直至结局,一切才归于平息。

  到底有多少个悬念因刘金喜而起?每个悬念又有何关联?不但是剧情得以推进的关键,也是陈可辛在《武侠》里供观众猜测的“谜”。

  叁。民国侦探蛛丝马迹

  武侠江湖腥风血雨、阴谋四起,但往往是侠客本身卷入其中,为证清白深入虎穴,总之难脱“第一人称”的俗套。

  《武侠》反以看似毫不相关的“外部力量”为引,逐步还原线索,将故事带入另一层面。徐百九正是如此,而他改变事态的手段亦非“入侵”,而是借逻辑推理将案件过程重现,活像民初时代的“福尔摩斯”或“柯南”;此外,徐百九的推理过程亦非一笔带过,而是相当理智有序,因此当事件真相揭晓时,也更能让观众信服。

  肆。王羽回归霸气外露

  《武侠》尤让观众情怀萌发者,无疑是王羽重出江湖,演绎“七十二地煞”的教主。

  时光荏苒,《独臂刀》与《大刺客》时代的“孤胆英雄”已全然为邪霸之气取代,却更堪谓气度不凡——当唐龙之面一声怒吼,便足以震慑人心;教主举动却笑里藏刀,更如张彻笔下侠士,充满“颇为奇异地压抑、颇为奇异地发泄的间歇冲击和情感投入”,故,一场唐龙与教主咄咄逼人的饭桌博弈,后者气场已然非前者所及!

  抛开高潮武打不说,王羽出山《武侠》,在芸芸文戏中已显独当一面,何况演技与气势仍有不输当年之勇,正如陈可辛言:“武侠可以是一个名字,比如王羽。”

  武卫——不要相信你的眼睛

  壹。“微观武侠”过程清晰

  《武侠》标榜的“微观武侠”尤能体现在武戏上:身为功夫高手,出招绝非乱打一气,反而瞄准“目标”,精准地打中对手的致命神经或穴位,且造成“误伤”假象,瞒天过海。

  此为传统武侠片所无之概念,而更等同于将医学科教节目的主观视角植入动作场面,因此每一场打戏中,一方出拳击中另一方的瞬间,体表部位受击后引发体内部位变化的全部过程都呈现得清清楚楚,成为《武侠》在武打上最具吸引力之处。

  贰。两代“独臂刀”大决战

  对武侠片情有独钟的观众,定会对身残功强的“独臂刀”与刀枪不入的“金钟罩”记忆犹新,如今陈可辛在《武侠》里便顺应经典,让唐龙与教主上演一场“独臂刀对金钟罩”的好戏,两人更在各自绝技下频换招式,从楼下到楼上打得天翻地覆,凶猛之甚令人喘不过气!

  叁。甄式武打近年最佳

  近年,甄子丹在多部担纲主演的影片中兼任武术指导,水准亦有高有低,但此番在《武侠》中的表现,却被人誉为“继《叶问》之后最精彩的一次”。

  比起此前,甄子丹为《武侠》设计的武打动作变得更为挥洒自如,而且迅猛威武,打起来自是虎虎生风,尤其与惠英红牛棚一战,两人从房顶追逐打到地上,且在狭窄空间中不断翻腾闪避与拳脚相向,相当精彩,效果绝不输高潮大战,同时再次证明甄子丹的武指功力日趋突破,即使脱离时装动作,也可打造出迎合个人特色的佳句。

  肆。动作重演各有千秋

  在传统武侠片中,武打场面即使再歇斯底里,往往也只是打一轮足矣,但《武侠》却以“重组”方式将一场刘金喜与两个刀客的库房打斗戏两度上演,而在观众看来,此举又无疑能欣赏到两种不同风格的武打,而甄子丹通过“弱”“强”两种状态处理,都同样畅快淋漓。

  伍。血腥“断臂”触目惊心

  既然向张彻致敬,则《武侠》里的武打绝非文质彬彬,而是直观的血腥残酷:非但有屠场灭门、拳打脚踢等让观众不安的场面,唐龙更如当年《独臂刀》,在众目睽睽之下自断一臂,若未觉何等触目惊心,则待上映后便可亲身体验。

编辑:汪晓

分享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