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届威尼斯电影节陪审员成员道格拉斯

发布于:2008-09-02 10:48 0条评论 来源:金鹰娱乐


道格拉斯•戈登

  金鹰娱乐讯 道格拉斯•戈登1966年出生在苏格兰格拉斯哥,1984年至1988年在格拉斯哥艺术学校学习,之后1988年到1990年就读于伦敦史莱德艺术学校。他于1996年获得特纳奖,1997年获得威尼斯双年展“Premio 2000”大奖。1997年至1998年他还参与了德国汉诺威和柏林的德国学术交流中心国际艺术家项目。戈登如今在纽约居住和创作。

  戈登的作品探讨的是重大的主题,他尤其关注伦理两分的问题,比如宗教与信仰、善良与邪恶、无罪与犯罪、生命与死亡等。戈登经常用他的身体作为辩论的依据,探讨人性的自相矛盾,并使观众在他的调查过程中扮演着神父和证人的角色。他审视着意义交流的方式以及集体意识决定认知的方式。

  戈登运用的是原版和再创作电影胶片以及其它媒介,包括电视、摄影、文本和雕塑。“24小时惊魂记”[24 Hours Psycho, 1993]也许是他早期最为著名的作品。在这个作品里,他把电影大师希区柯克的同名电影“惊魂记”放慢延长至24小时,由此延长了每一帧画面的戏剧张力,从而有效地改变了影片的含义。而且由于原电影里的角色关系发生移位,所以致使观众重新考虑影片的含义。

  在作品“10米/秒”[10 ms-1,1994]里,戈登借用了源于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医学胶片元素。在片中,第一眼看去,一个男人似乎正在进行体操训练。随着情节的进展,他的身体不断地痉挛抽搐,每一次试图站立起来都以失败告终。到这时观众才开始意识到这个男人也许是一个外伤致残的受害者。通过放慢或者循环原版电影胶片来增加悬念,戈登想要论证的是,我们对环境的感知来源于它呈现在我们眼前的方式。对内容的抽离,改变了电影的含义,而观众则感觉像是一个偷窥某种可怜处境的旁观者。作品名称来源于一个物体在地心引力的作用下坠落的速度,比如身体正常落下的速度。

  “收尸人”[Croque Mort,2000] 则扩展了戈登用自身作为研究依据的兴趣,因为他在这个作品中拍摄了自己刚刚出生的女儿。重复也是戈登在作品中表现出的另一个兴趣,这个包括七张照片在内的系列作品表现的是一个具有强烈效果的自我封闭的视觉装置。事实上,这个作品被安置在一间完全是红色的房间里,就像一个铺满红地毯的电影院,或者说像一个子宫的内部。根据传说, “croque mort”,即法文里的收尸人,会在人们刚刚离世时咬他们的脚,以检验他们是否真的死了,因此得名为“咬死人的人”。在这个系列作品里,戈登的女儿咬着自己的脚和手指玩,虽然这只是一个新生儿出于天性在对自身的生理存在进行确认,但戈登通过对这种行为的高度特写以及赋予作品这个具有邪恶意味的标题,从而提醒我们生理机体的死亡必然性。因此,这个本来可以让人心生怜爱之情的婴儿系列照片,却让观众产生了意想不到的体验。

  近期,戈登和另外一位艺术家菲利浦•帕雷诺共同制作了一部关于法国足球传奇人物齐内丹•齐达内的影片,名字叫作 “齐达内,一幅21世纪的肖像”[Zidane, Un portrait du 21eme siecle, 2006]。这部影片的长度刚好相当于一场足球比赛的时间,影片集中锁定在齐达内一个人身上---随着比赛的进行,影片对齐达内的情绪和反应进行跟踪。这部影片进一步发展了艺术家对于艺术、电影和影院之间关系的兴趣。

[编辑:李湘]

精彩图集

热点调查

郭德纲声援弟子称其是“民族英雄”,你认为?

郭德纲应该向记者书面道歉
郭德纲不应该火上浇油逞口舌之快
北京台纯属炒作,活该挨郭德纲讽刺
打酱油的飘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