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龙山剿匪记》的诞生史

发布于:2008-08-02 15:44 0条评论 来源:金鹰网综合

      1 、从“遵命文学”开始

      1985年时任湖南省广播电视厅厅长的梅幼先,从参加新四军开始一直是部队宣传工作尖兵,1949年9月曾随解放军47军前往湘西剿匪,从事宣传工作的敏感,让他觉得解放军剿匪较为曲折,而且湘西的外景对于观众来讲也较有吸引力,加上属于湖南本地故事,梅老先生决定将它拍成电视剧,在那个年代大型电视剧拍摄刚刚兴起。

      湖南广播艺术团的专职编剧水运宪,领到了创作剧本的任务。现任湖南作协副主席的水运宪一直认为,《乌龙山剿匪记》是自己创作史上最好的剧本之一,虽然一开始“剧本属于上级交待的任务,用现在的话来讲就是‘遵命文学’”,不过也就是这部“遵命”的革命历史题材剧本,为电视剧后来的成功奠定了基石。回忆起这部作品的诞生过程,水运宪称这是多重阻力下的结果,1985年正处在思想解放的年代,写作剿匪这样的“革命历史题材”并不被人看好,连他深入湘西采风时,地方政府都没有全力配合,或许那时候人们看了太多“样板”的革命历史题材,感到有一些厌烦。7个月的采访中,水运宪接触了100多名土匪后代,几十名参与过剿匪的解放军战士,他发现这中间还是有很多故事可讲,更重要的是,他觉得一直被人“唾弃”的土匪其实也是有血有肉的。

      2 、找来几个“土匪”

      1986年3月,现任湖南光前影视有限公司总经理的张光前开始了筹拍工作,作为制片主任的他首先想到找湖南广播电视艺术团的演员,包括扮演战士刘喜的岳跃利等演员就来自该团,而几位重要演员则是导演宋昭从北京找来,他们中间就有“钻山豹”申军谊、“榜爷”周琦、东北虎“陈家陡”、“四丫头”陈玛雅、小石头“侯华”等。申军谊当年接拍《乌龙山剿匪记》时已经29岁了,上世纪80年代,演员都不太愿意演电视剧,电影在他们眼中才是真正的艺术,申军谊本人也是某电影剧组未答应他出演主角后,才加盟《乌龙山剿匪记》的,不过正是这一次屈尊不仅让他获得金鹰奖最佳男配角,也让他在那之后成为上片率最高的男演员。20年过去了,申军谊还对钻山豹这个角色津津乐道,“那时候大家可能没见过这么帅的土匪。”陈玛雅是几位主要演员中最后进组的,《乌龙山剿匪记》1986年5月开往湘西体验生活时,导演宋昭还没想好主角四丫头的人选,

      在旁人提醒后宋昭想到了曾经合作过的她,接到导演电话后,陈玛雅有些犹豫,一个是电视剧的长度,20集在当年实在是太长了,她也怕女特务要有一些接受不了的镜头,最后对于老朋友宋昭的信任连剧本看都没看就答应了出演“四丫头”。 和有些电视剧拍摄追求速度不同,《乌龙山剿匪记》来到湘西后,按要求要进行一个月的生活体验。由于大部分演员都来自大城市北京,身材都比较富态、皮肤较白,这和当年土匪、解放军又瘦又黑形象不符。因此建组之后第一件事就是晒黑,那时候经常是20多个人在大太阳下围着象棋台———下象棋并不是重点,所有男演员打着赤膊,女演员穿着背心,站在炎炎夏日下,并且淋着一旁的自来水,这样黑得比较快。张光前到现在还记得这样一个细节,有一天晚上暴雨大作。半夜起来上洗手间的张光前突然发现楼顶上有人影闪动,紧张的他轻声喝道“谁?”,“是我,陈家陡”,“你在这里干什么?”,“我听说晚上淋雨最可以让皮肤变黑了,比白天晒还管用”……

      3 、全部变成“植物人”

      1986年6月下旬,《乌龙山剿匪记》在湖南凤凰县开机,由于一直受到一些方面的质疑,并没有举办开机仪式,剧组全体人员的合照也只有惟一的一张。但是剧组人员仍然一门心思地扎在戏里,在当时自然环境恶劣的湘西一拍就是7个月。

      当年在拍摄地湘西还相当落后,凤凰、永顺都是全国出了名的贫困县,剧组休息的地方水龙头里还经常能流出小虾来,于是演东北虎的陈家陡只好自带漂白水。有一次扮演小石头的侯华买了条黄毛巾,但由于自来水里经常生锈,加上毛巾质量太差脱色,于是洗完之后脸上都黄成一片。一开始侯华自己都没意识到,但一个星期脸上都是黄的,让剧组人员以为他得了肝炎,赶到当地医院检查才虚惊一场。

      湘西的夏天很快就过去,到了9月份山区温差变得特别大,为了避开寒冷的傍晚,剧组开始在白天赶工,连续一个月的拍摄,按照张光前的话就是让很多人累成了“植物人”。这里的“植物人”并不是指医学上的病况,而是指由于过度疲惫造成的麻木症。每天的起早摸黑,剧组人员渐渐出现了这种状况。味觉的麻木让张光前老师“吃辣椒根本感觉不到辣”,感官的麻木让岳跃利老师“看到女孩子都没有感觉”了。陈玛雅回忆起当年的经历,开玩笑说,“当年所有演员基本都病过,所以就希望导演宋昭能病,这样大家都可以休息,但宋昭愣是7个月都健健康康。”

      4、 40万和7个月

      虽然演员们回忆的多是拍戏受苦,但导演对那段经历却称之为浪漫,因为曾经历过悲惨的年代,很多乡亲、群众演员入戏太深,把演英雄的当成了真正的英雄,把演土匪的当成了万恶的真土匪。“记得当年在凤凰拍摄的时候,有这样一组镜头———‘钻山豹’被抓住后,关在笼子里在街上游行,一路上的老人们一边拍着手,一边大声地叫好。看着这组镜头拍摄,很多老人真的哭了起来,他们拿烂菜叶、香蕉皮、小石头向‘钻山豹’用力地砸去,因为当年他们和他们的亲人、好友、同乡曾深受土匪残害,他们把这些电视镜头当成了真的在斗土匪。”

      当然这些浪漫的背后,还是有着不为人知的艰苦,在如今,明星们可以为了片酬与剧组一拍两散;大制作,可以为了一个画面不惜砸下重金。但是在1986年,70多号人马的《乌龙山剿匪记》,拍摄7个月仅用40万元人民币。40万对于制片主任张光前来说,是个较为尴尬的数字,但他很少向剧组成员透露这个数字。电视剧播出后的一次聚会中,陈家陡忍不住问张光前,“那时候几个月里,我们大伙都是嘻嘻哈哈的,为什么惟独见你很少笑。”张光前只好说出实情,“40万元,要养活70多个人7个月,对我来讲,这本账不好算,哪里笑得出来啊。”

      “做艺术不能谈钱”,张光前回忆,“这并不是说做艺术的人应该无偿奉献,而是指在衣食具有一定保障的基础上,就不能一味地追求更多的财富获得”。《乌龙山剿匪记》剧组当年片酬分4等,导演、主要演员和其他演员,一集的片酬分别是20元、40元、60元和80元,如此算下来最多的演员拍完下来能拿到1600元收入,加上食宿、往返交通、美工道具服装等费用,1986年12月中旬《乌龙山剿匪记》杀青时,张光前发现账上还剩3000元,39万7000元的花费可谓分分用到了刀刃上。

[编辑:程艳]

精彩图集

热点调查

郭德纲声援弟子称其是“民族英雄”,你认为?

郭德纲应该向记者书面道歉
郭德纲不应该火上浇油逞口舌之快
北京台纯属炒作,活该挨郭德纲讽刺
打酱油的飘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