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用户注册

第20届台湾金曲奖 仿佛回到了十年前

发布于:2009-06-28 00:47 已有0条评论 来源:搜狐音乐 字号:T | T

  今年金曲奖各奖项尘埃落定后,从远处一望这份名单,最大的感触,就是仿佛回到了十年前,周杰伦、“五月天”、陈珊妮、陈奕迅,这些在十年前正值青春年少,在五年前已经步入巅峰的歌手和乐团,如今相逢在2009年的金曲奖,倒是建议金曲奖可以给他们开辟一个角落话话往事。因为整场演出,你几乎很难感受到一种新时代的味道,最重要的是2008年国语乐坛真正主流的味道,要不是卢广仲用直接进入90后市场的方式来解围,还真会让人以为这是金曲奖20周年的回顾颁奖礼。

  “最佳演唱组合奖”由“南王姐妹花”获得,可以看成是金曲奖对于陈建年及原住民民谣情结的一种继承,这也在一定程度上突出了金曲奖的台湾特色,毕竟像这样一个唱着根植于台湾的民谣的阿姨级组合,绝对不可能在台湾以外的华人地区颁奖礼中得到类似的奖项。而所谓的音乐颁奖礼,有时候一味追求大而全的国际化,实际上倒不如突出本民族本地域的特色,也反而更能显得自己的独特。

  “最佳乐团奖”虽然由“五月天”获得,但在乐团这个标准同样越来越呈偶像化的今天,你试着将这个奖项改成最佳偶像乐团奖,就会发现“五月天”才是唯一合首这个标准的乐团,从中也可以从一定程度上折射出“金曲奖”今年的标准。

  卢广仲同时获得了“最佳新人奖”和“最佳作曲人奖”,同样也显示出一个音乐奖有时候会因为力捧一个歌手,出现的那种奖项关联。这两个奖项的出炉,也预示着金曲奖正逐步向九零后市场的靠拢,而卢广仲的唱作身份加上搞怪外形积攒的人气,既能避免那种倾向偶像的商业化指责,同时也能和未来金曲奖主力用户群贴得更近,可以说是一举两得。

  本届金曲奖的“最佳年度歌曲奖”同样是一次向市场反馈度倾斜的结果,周杰伦的《稻香》显然是所有六首提名中,影响力和传播度相对最大最高的一首歌曲,而金曲奖的评委此次集中对这首歌曲表示认可,也可以说是一种“滞后性”的反应。而在周杰伦实际上已经呈现出创作下滑的今天,再给予他追加“最佳国语男歌手奖”的肯定,则反而让金曲奖成了输家。君不见,上一张质量比《魔杰座》质量还要好,歌曲传唱度还要高的《我很忙》,居然都没能让周杰伦入围这个奖项的提名,难道这一年之间,周杰伦的进步真的有这么神速?虽然这看起来是“滞后性”的体现,但更多的还是容易让人误解为这是金曲奖的一种向现实低头。

  “最佳国语女歌手奖”其实除了A-lin之外,其余四位谁拿都不意外,谁拿也都有一定的理由。而落选的歌手中,已经失败四次的梁静茹,无疑在人情上可以拿到最多的同情分。当然,这一切同样有迹可循,童安格、陶喆,都曾经一次一次的在这个奖上哭红了眼睛,这也在一定程度上满足了金曲奖评委的残忍欲。而且从规律来看,一旦金曲奖铁石心肠到一定程度,这个歌手也就越不可能获奖,不知道明年梁静茹再提名时,会否提前先哭红眼睛?而陈珊妮的获奖,不仅是金曲奖独立情结的一种体现,实际上也是一种保守又保险,还非常合情理的选择,毕竟蔡琴并不在意这个奖,蔡健雅去年又刚拿过,而且陈珊妮还不是每年都有专辑的音乐人,颁给她无疑可以塞住许多人的嘴。

  陈奕迅的《不想放手》最终获得了“最佳国语专辑奖”,这也更像是对方大同和陈奕迅这两位港客飘洋过海而来的补偿。不过,这张胜在各方面均衡的专辑,倒也是比较适合总结本届金曲奖评选的标准,那就是中庸、平衡,当然另一种说法,也叫保守。

编辑:曹炜阳梓

分享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