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用户注册

《叶问2之宗师传奇》:如果二,用力二

发布于:2010-05-04 15:07 已有0条评论 来源:金鹰娱乐 字号:T | T

观点聚集:从续集数字2引发到对“人格魅力”二的联想,经由《风云2》的积累,到《叶问2》全面爆发成一枚媒体话题。算是近期比较有趣的面对网络口水的反引导性炒作,在大家目前都无法独自撑起一整个银幕世界的当口,如果二,用力二。

《叶问2》剧照
《叶问2》剧照  

  文/武束衣

  这倒是值得推荐同好去看的功夫电影,但作为一部稍有新气象的传统类型片的续集,《叶问2:宗师传奇》的最终呈现令人有些叹息。

  不在武戏不爆,不在文戏不足,而是模式化的创作心态。

  功夫片确实可以和适合用一套公式去拍,不用关注其中的人物是不是二,整部电影都二的作品也数不胜数,毕竟观赏的主体是精彩绝伦的技艺对拼。但正如洪金宝接受采访时所说的,时代在进步,20多年前赞先生的拳不会像今天的叶问出得那么快。今天的观众自然也不会轻易在看完故事给予的对战缘由之后,立即认可并感同身受起来。同样一拳挥出,是电玩的畅快淋漓,还是现实的撕心裂肺。这里的决定点,还是人。

  《叶问1》的成功有很多因素,但个人觉得最明显的部分,应该是一个相对新鲜的武者形象,而非民族英雄如何再一次振我国威。彪悍的洋人永远都有,但记得回家吃饭的高手实在不多见。

  叶问是个很低调的人。

  咏春,娇妻,幼儿,爱徒,切磋,吃饭,丫只是喜爱这么平淡而轻松地活着。未必不忧国忧民,未必是两耳清风,自然要人情世故,自然要顾及吃穿,但他把对生命的热忱就真只投射在光滑冰冷的木人桩上。清脆的击打声伴随着无数个日日夜夜的孤独,千万种可能的变化在脑中瞬息出现又消失,最后只留下一个可能。没有人能真正见到这其中奥妙,只是他倒也不在乎。

  多像如今正对着屏幕发帖回帖之你我。

  叶问和黄梁那次关于武道的对话,倒可以取“岁月神偷”四个字做副标题。练到最强又如何,没有永远的第一。时间会杀掉你的速度、力量、反应、判断,最终剩下的或许仅只是身外之名。

  但国家和民族需要叶问,票房和市场需要叶问,这个身穿长袍的矮个男人一次次缓步踱进杀阵,为各种理由,摆出起手势。疾若迅雷,力似利锤。其实他是不是真的想过那么多崇高目的,这部电影不能真的分心去思辨。太危险,也没必要。只要打得好看,有彩,其他都是没必要的。

  几十年前三大五小的香港戏院是如此,现在如火如荼的内地影厅还是如此。有的人想得更多,能用同样“徒弟惹祸师傅救”模式拍出史诗来。

  所以叶伟信安排叶问在报纸上霍元甲上身、在扭摔时甄子丹上身、在获胜出来外交部发言人上身之前,只是沉默地,一个人平静地在光斜射进来的房间里打桩。要抒发民族情绪,要强调复仇的愤怒,有很多种煽到极致的镜头语言。为什么叶问只是面无表情,这样打着。

  当然可以理解成他的一贯内敛,甚至“欲扬先抑”而已。但我始终一厢情愿地想,这也许只是叶伟信在这个意图保守的项目中,坚持着点不协调的节奏。一如鬼佬们在结尾大鼓掌,但有人甩手离去。一定要存在这种不协调,想法和做法才有接触。

  最大的问题,其实就是没有真正的故事和人物,两段式的结构又太显著,以至在上集大受好评的温馨细节与小幽默技巧,无法在故事主线里有效连接起来。除洪金宝饰演的洪振南比较完整外,大部分角色都只是靶子。黄晓明的黄梁在后半部分甚至完全失去任何存在作用。也可以说,大部分时间里,叶问本人也都是这个殖民香港的完全局外人。香港武术界,苦哈哈的壮汉子,保守煎熬的传媒业者之外游荡着一双飘忽的手。在一个需要打的时机,打。

  维护武术尊严,强调人之平等,这些话本身无错,也不用因冠冕堂皇而主动抗拒。可确确实实和那两场擂台赛没法扯上关系,于是《十月围城》之窘境再现。主义牌打得好,会喝彩,打得不好,只给予理解,不多说了。

  任达华出场致敬了一下香港电影的起点与他自己的经典形象,樊少皇做了一下婚姻让人成熟的公益广告,郑则仕照例做“警察最后到达扫尾”桥段的见证人,罗莽总算是正正经经在荧幕上被人打了一回,一个梳着油头的小男孩这出来非常花絮感地宣告一个新时代的即将来临。

  叶问只是还那样清清静静坐着,笑。

  最后说句,从续集数字2引发到对“人格魅力”二的联想,经由《风云2》的积累,到《叶问2》全面爆发成一枚媒体话题。算是近期比较有趣的面对网络口水的反引导性炒作,在大家目前都无法独自撑起一整个银幕世界的当口,如果二,用力二。

编辑:罗晓利

分享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