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用户注册

《雪花秘扇》是老外讲的中国笑话

发布于:2011-06-28 10:47 已有0条评论 来源:新京报 字号:T | T

  我曾听过一个外国人用中文讲笑话,讲到一半在场的人都乐了,他自己还不明就里,尴尬了一阵又继续讲下去,于是大家笑得更猛了。《雪花秘扇》就是这样,如同一个外国人蹩脚地讲着一个东方故事。

  导演王颖,美籍华人,好莱坞背景,可他展现给我们的并非融会贯通的才华,反倒是共同的匮乏,对两种文化的双向隔膜使得影片没有故乡,也没有灵魂。

  那种漂浮的眩晕感从李冰冰开口讲英语时就扑面而来,当时我以为自己走错了厅,还怀疑这场次是不是专门放给外宾看的?后来猛然听到英文里又夹杂着两句中文才定了神。整部影片都是这样,在英文和中文,在过去和现在,在小说和现实之间摇摆不定,但是摆得无高潮、无节奏,宛如一首没调的歌,荒腔走板、四六不靠。

  唯一有些妙的是两位主人公之间的关系,既像友情又似爱情,老同而非女同,一种谁也没勘破的爱与付出的方式。我越是喜欢这样的人物设定,就越是讨厌那样混乱的表达,该细化的地方敷衍了事,该简化的地方又东拉西扯。穿越了无数次,感情还是停在表面,本来可以打动人心的情节却不断地归于平庸,影片所传达出的感情力量并不比一支优秀的MV更多。反正金、李二人的故事就苦苦围绕着“我对你这么好你竟然如此伤害我”和“有一种爱叫做放手,你快走吧,我不能再耽误你”两个心理逻辑展开。

  可能西方的创作者把“含蓄”当做了一种猎奇式的东方文化景观,所以在电影里他们极尽婆妈之能事,压抑情感,闭口不说,在折扇上交换感情,以为啰嗦就是委婉细腻。观影时我身边的一位男观众看到一半,说了一句“坚持不住了”,就沉沉睡去。我羡慕他,他没有损失更多,因为其后的剧情也不过是在原地画圈圈。

  在创作的格局上,这电影十分古怪,两个东方女人的传奇故事,却莫名其妙地选了3个美国编剧。导演把所有的精力都花在了如何在跨文化间的隔阂上做文章,镜花水月的解读加上好莱坞罕见的枯燥镜头,不东不西,不是东西,只有休·杰克曼出场的5分钟才让人窥得了一点美国味儿。

  或许该片的上映就是为了单纯的营销,那么可能它成功了,可是从感性上我找不到一个标签来记住这部电影,倘若“不伦不类片”能够算得上一个电影类别,此片一定是一部代表作。

  □草威(影评人)

  

编辑:陈新明

分享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