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用户注册

曾轶可:我排斥成为商业的一个部分

发布于:2011-07-23 14:32 已有0条评论 来源:南都娱乐周刊 字号:T | T

曾轶可
曾轶可

    看得出天娱对曾轶可的喜爱,2009年的泪水、谩骂、掌声过去仅仅两年,已经推出第二张专辑。这张新专辑用到了“猫”的概念,神秘、淡定、孤独的气质,好像与2009年那个接受采访时永远以简单句回应的她遥相呼应,但曾轶可幽幽地说:“这大概是因为唱片的企划喜欢猫,但是之后,我也开始喜欢猫了。”

    她显然是经纪公司喜欢的那种艺人,听话、单纯,由于不是科班出身,对娱乐圈的是非纷扰淡漠了许多,心态也呈现微妙的卑微。和制作人意见不合,曾轶可憋了半天,还是选择由公司代为转告,“因为他们是权威嘛。”

    新专辑有着华丽的封面,她玩玩慢摇,又玩玩电音,发型也变得诡异。她其实挺90后的,爱尝新,爱表达,在意外表,也在乎别人的评价,以后她或许会经历歌手或者艺人所经历过的一切,浮浮沉沉、走过喧闹、品尝寂静,但没有人会忘记2009年那个抱着木吉他,唱着走音歌曲的“绵羊音”曾轶可。

    回头看,2009年夏天,《快乐女声》已经进入了一个选秀节目鼎盛过后的调整阶段,在大量复制品的觊觎下,在实现一个个选秀梦想的使命下,这档电视节目开始面临来自内外各种各样的压力,急需要一个亮点、一种声音打破压抑已久的尴尬局面。

    就是这时候,曾轶可带着她的《狮子座》洗劫了人们的听力,在起伏不定的音阶里,“曾哥”成为又一个集体狂欢的出口。娱乐工业的魅力或许就在于,你永远不知道生产线上下一个出现的是奥迪还是奥拓,还是奥特曼?而这个打扮中性的短发女孩激发了被压抑太久的表达欲,于是,争吵、离席、接踵而来的神秘背景起底与网络恶搞,熟悉的一切仿佛又回来了。在“挽救”了那一年的快女后,曾轶可在赞誉和争议声中被淘汰。

    两年后的现在,讨论阴谋论显然不是一个令人愉悦的话题,但曾轶可回应得很淡定,“不管天娱、湖南卫视怎么样,我都把他们当做家一样,这是我生长出来的环境,我不知道其他人怎么想的,但我认定自己既然是被湖南卫视选出来,被天娱抬出来的,我就认定他们是好的,当然我不排除他们可能有其他的一面,但我只看到他们的好。”说这番话的时候,她甚至调皮地用到了学生时代语文课里常出现的句式:“我觉得‘利用’这个词用得不贴切。”

    这两年,曾轶可回归了校园,继续短发青春,只有偶发的片段才触及大舞台的记忆——有一天在公共卫生间,她听到有个女声用很高分贝喊:“长发女生也可以暴力野蛮……”

    但生活不可能总是给出这般轻快的笑脸,成熟的经验更多源于残酷。曾轶可说,两年里唯一的大事是爷爷的过世,“我陪着他一个星期,无能为力……虽然很想救他回来,但是没有办法。我是第一次失去亲人,我以前没有经历过这个。这让我觉得再遇到什么事、什么挫折都不重要了。有什么事情比看着亲人去世那种难过还要严重呢?”她说,她长大了。

    其实越发成熟的还有天娱,现在他们并不急于兑现她的商业价值,还推掉了一个广告歌曲,曾轶可解释:“创作的灵感是自然而然产生的,跟商业没有关系。”于是公司真从了。唯一一次大阵仗亮相,是去年暑假,她参加了文青色彩浓重的草莓音乐节,却遭遇了歌迷焚香拜曾哥这样令她哭笑不得的事。“尴尬吗?”“他们举着累不累啊?”再一次,她化解了问题。

    与两年前初次面对采访时的不善言辞相比,现在的曾轶可显得大方而淡定,只是偶尔,依旧会流露出点滴学生气,她说起自己面对采访的经验:“就像回答老师问题一样。”

    那么,但愿,这不是在背参考答案。

编辑:于慧娜

分享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