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用户注册

李宇春Why me?我没有答案

发布于:2011-07-24 12:32 已有0条评论 来源:南都娱乐周刊 字号:T | T

李宇春
李宇春

    李宇春,陈可辛,还有经纪人。

    后两者正在劝说李宇春接下《十月围城》的打女角色,但她只是低头看鞋,间或发出些诸如“哦”和“嗯”之类的语气词,在尴尬的气氛的末尾,她迸出一句:“我会连累你们。”—这是两年多以前的事了。

    《十月围城》对于李宇春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在现代的娱乐工业体系里,很难想象一名艺人仅仅靠唱歌就能成为明星乃至巨星,参与拍摄著名导演掌镜的大片是多少艺人的心愿,这个过程包含了多少遍的苦口婆心和推杯换盏,以及必要的运气,但是,李宇春的大银幕作品,就在这样一句让经纪人苦笑不得的谢绝中开始了。

    如果以为人处事的熟稔来论,李宇春显然缺少明星的气场。在大大小小的颁奖礼后台,她遇见了大大小小的天后,然而直到出道6年以后,这种场合下的寒暄仍然比《十月围城》选角时的沉默更令对方感到尴尬。对话通常以一个“Hi”开始,以另一个“Hi”结束。“我很好奇,不,不是好奇,是不解,两个人第一次见面,为什么可以聊得那么欢?”李宇春说。而如果对方勉强把对话继续下去,比如“我之前在某某场合见过你,我跟你聊过天哦”。那很可能引发一场社交灾难,“我是:‘呃,对不起哦,我忘了。’而不会说—”她突然装出热情洋溢的样子,提高了音调—“而不会说:哦!对哦!”

    你看,她其实很清楚如何在星光熠熠的场合做适合的礼节,只不过,她不愿意。“从入行第一天我就一直有想,我的性格可能不太适合。因为听到别的艺人怎么怎么做,我觉得我……我完全不行哎。”李宇春说,在川音上学时,她常常去听同学们的校园音乐会,却没有自己组乐队。“老炮”崔健评价她:造作的女艺人太多了,她的出现是一道闪电。

    但如果要李宇春自己评价她对中国娱乐圈的意义,她很有可能不置可否。无论是媒体笔下的“里程碑”、“娱乐”,还是社会学者论文里的“泛娱乐文化”、“民主选项”,其实都不是一个80后女生所能承受之重。“我不觉得自己能代表一种文化现象。” 身边的工作人员似乎比李宇春本人更热衷于巨星梦。我问她,有没有想过哪一天不红了退出娱乐圈,她当着经纪人的面脱口而出:“做幕后算退出吗?”

    李宇春总结了她出道之后的变化:“《十月围城》让我在与人沟通方面发生一点变化,但是,跟正常人比起来还是不行。”

    绕不开的2005

    李宇春有一个微博,不过上一次更新停留在2009年的圣诞夜(尽管这条微博的回复时间仍在以极快的速度不断刷新)。之前,则大多用朴素的文字透露了自己所处的地理坐标和当地天气,今天在上海,明天在成都,后天在沈阳。航班在辽阔的地图上划下长长的斜线,她好像永远在工作的路上,而工作又好像是机场高速上刷刷刷向后飞速掠过的电线杆,找不出什么区别,也不能占领记忆的一隅。李宇春一直试图把音乐与工作分开—工作包括但不限于,赶通告、拍片子、接受采访。但其实很难分离,而这种状态占据了她成名后的整整五年。

    “前面5年的时间,我是没有想过生活的一个人,每天都在工作。”她重复了一次,“每天都在工作,好不容易休息的时间也会给自己找事情做。直到去年因为谈续约,出去旅行,才突然发现生活是多么美好。”

    在路上奔波的时候,没有闲暇回望2005,但记忆会不经意地闯入,在航空公司免费提供的报纸上,她看到年复一年超女快男们的喧闹,看到师妹何洁陷入与天娱的官司—她们一块儿参加了海选,报名时还是何洁帮忙占的位,后来却走上截然不同的道路。大批选秀艺人在扎进娱乐圈后便不愿再提及成名前的青涩,或许是为了摆脱公众对这类群体冠以“草根明星”的刻板印象,但李宇春不解:“和自己较劲可以,和自己的历史较什么劲呢?”

    与2005年相比,李宇春认为现在的自己反而不自信,甚至自卑。“那个时候更自我一些。因为不是这个行业的人,也不懂,也不怕,也不明白,关键是不明白,为什么要做这些事情。”所以,后来,她把她的演唱会定名为“Why me”,概念可以延展得很宽广,比如,为什么冠军是我?为什么是我上了《时代》杂志封面?为什么玉米们如此喜欢我?有时看到国外歌手的演唱会很棒,我是不是也能?

    这些问题自出道始,常常萦绕她的脑海,但迄今为止没有答案,李宇春说:“我也希望自己一直没有答案,如果有一天有答案了,我觉得我基本上停滞不前了。应该不断地有这样的问题来问我,我才会积极地去做一些事情。”

编辑:于慧娜

分享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