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用户注册

王千源:我这样的演员有十万个,你报道得过来么

发布于:2011-07-23 14:36 已有0条评论 来源:南都娱乐周刊 字号:T | T

王千源
王千源

    凭借《钢的琴》,王千源在去年秋天的东京国际电影节上收获了“影帝”头衔。但是与那一届影后范冰冰的高调相比,王千源直到最近才因《钢的琴》公映做了一轮宣传,其实其间又在上海国际电影节拿了奖,但依旧平凡,平凡得也许现在你还不知道我说的这人是谁。帝、后待遇之差并不仅仅是因为此前他们各自积累的名气,现在我们就试着发现这里的秘密。

    以为他会很沮丧——从东京回来后,虽然他自称片酬涨了不少,但以大众的标准,仍然不够红,在大大小小的影帝影后中,王千源依旧是一个不怎么为人所熟悉的名字。这就像让他称帝的电影《钢的琴》,这部充满东北风情的电影受到了近期影评人的“交口”,但与此同时他们又颇为绝望地指出,在《变形金刚3》公映前夕,很难要求媒体和观众聚焦这部小片——所以我试图在他脸上找到一些不愤或者不悦,但是没有,他一直以东北人特有的语音语调讲着口味很重的段子,以及朴素得有点粗俗的价值观。

    比如,推掉《借枪》加入这部文艺片——“文艺?不。我是个很现实的人,艺术来了我搞艺术,金钱来了我搞金钱。”《钢的琴》两名主演秦海璐与王千源,各自散去片酬用以支付群众演员与工作人员的薪水,“拍着拍着胶片不够用,出去吃饭发现只有47块都没法点菜了......”拍摄陷于停滞时,朋友劝他赶紧撤吧,但王千源坚持了下来——“为艺术献身都是假的,《借枪》就不艺术了?(坚持)就是为了哥们义气。”

    他又不耐烦地挥挥手,打住了我关于表演方式的询问,“什么斯坦什么尼斯什么斯基,那也是……我的表演特点就是很自然。”但实际上,貌似对戏剧大师不恭的王千源是中戏科班出身,当过班长,也当过学生会主席,据他自己说专业成绩优秀,“每年期末汇报,我的段子被选上的都是最多的。”1995年,大二,他被文艺片导演霍建起挑中拍摄电影《赢家》,演一个只有几秒种镜头的残疾运动员,为了这几秒钟,他把自己双手绑在背后,练习用嘴系鞋带,一个月后,练成了这项对他没多大用处的技艺。

    转折发生在毕业时,辗转找到了北京儿童艺术剧团,但正式上班就傻了眼,观察了四年生活,可新人只能演配角,所谓配角就是指风、树、石头、太阳。王千源觉得不能耗下去,但他给出的理由是:“主角配角的,跟分房子有关系。”后来碰上国企改革,儿艺从事业单位转制为企业单位,福利分房等制度由明转暗,王千源毅然跑路。所以这个现实主义者对于目前的不温不火保持着克制:“奖状也揣屁股兜里了,奖金也拿到了,国外的人找你拍戏了,国内的片酬也涨了不少,我失落?我傻啊。”实际上他也明白目前国内的明星机制,“怎么可能叫我去演男一号呢?男五号来了难道你不演?”大佬们全用老面孔保票房,以前的戛纳影帝葛优,其实靠的是冯小刚贺岁电影积攒了人气,蒙特利尔影帝范伟,则是因为与赵本山合作了春晚小品,即使是年少成名的威尼斯影帝夏雨,至今仍无法独撑大银幕。

    现在,影帝这个名词逐渐被时间解构。影帝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什么?TM怎么没爱妃啊!”王千源撇撇嘴,踩着拖鞋,独自一人走了。2011年的北京街头,再唤一声影帝,不知道会不会有人回头?

编辑:于慧娜

分享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