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用户注册

《喜剧的忧伤》:忧伤背后孤独的喜感

发布于:2011-08-03 10:04 已有0条评论 来源:新京报 字号:T | T

  《喜剧的忧伤》全部16200张票提前十天售罄,至于你信不信,反正我信了。在一个消费优质大叔的泛娱乐时代,看看声明只演一轮的绝版陈道明,值得。

  多少年以后,人们面对开放自由的话剧市场,将会想起在爆满的首都剧场看《喜剧的忧伤》的夜晚。有18个这样的夜晚,成为绝版,烙刻在记忆中的,是那些掩埋不了的关键词:陈道明、疯狂粉丝、买不到票、奇迹、人艺、盛宴、荒谬、讽刺、暴雨……

  《喜剧的忧伤》带着“陈道明三十年前中戏毕业作品《无辜罪人》后首部话剧”的标签,引发北京话剧界20年来最疯狂抢票风潮,全部16200张票提前十天售罄,至于你信不信,反正我信了。在一个消费优质大叔的泛娱乐时代,看看声明只演一轮的绝版陈道明,值得。即便明星话剧依然是最能带动市场、最能拉拢观众的营销方式,选准大牌、找准定位、看准剧本,还是给了做明星话剧的戏剧人一些启示。

  表演指导宋丹丹说《喜剧的忧伤》是一出表演盛宴,此言不虚。虽然陈道明和何冰两人的表演都在飙着劲儿用力,但两人冷热相得益彰的大师级表演,不辱名声。陈道明这种师奶和萝莉通杀的魅力老男人,你一直见到他的稳重严肃,如果让他在舞台上表演猥琐冷酷且既萌又雷的审查官,且有着独眼龙、制服、唐僧等各异造型,本就波澜不断的剧情就更被撩拨得风生水起。

  《喜剧的忧伤》改编自日本剧作家三谷幸喜的作品《笑的大学》,导演徐昂将之本土化到上世纪40年代的中国重庆,一个编剧前往国民党中央文化运动委员会,将自己的喜剧剧本呈交给刚上任的鸡蛋里挑骨头的审查官,审查官厌恶剧本,编剧不断修改,两人你来我往,环境带入剧情,可以是过去,可以是当下,演出者灵魂附体,看戏者笑过反思。这是最简单的两个人的戏,最厚重的一出反讽社会各类问题的戏,也难怪此剧原著版本曾风靡俄罗斯、英国等地。

  《喜剧的忧伤》是部结构性喜剧,它的幽默是自然而然发酵,没有经过春药的催动,没有照搬网络上的过时语,国内的低级喜剧在它面前简直可以说是一文不值。而它每个幽默背后又都潜伏着一个极具反讽和震撼的话题,有情怀,敢有情怀,敢当着众人敢做着“审查官”说出这种情怀,是可贵且值得致敬的。

  有时候,这种表达无需多言,你懂的,因为这世界的荒诞离奇你无法充耳不闻,你只能在一列永不抵达的列车上去等待必须要当下实现的正义。《喜剧的忧伤》实现了正义:“编剧”得到了应有的回报,“审查官”在自我戏剧表演释放之后对编剧有了好感和留恋,但脱节的制度总是那么悲催着分拆本可以喜剧的故事,“审查官”和“编剧”如同两个满怀理想又被各种无奈压迫的小丑,在一抹残阳中在观众的注视和掌声中唏嘘别离。

  □阿顺(北京 剧评人)

编辑:陈新明

分享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