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用户注册

导演杨阳:电视剧都在跟风 离婚结婚已占据主流

发布于:2010-07-15 10:42 已有0条评论 来源:新京报 字号:T | T


杨阳说电视剧市场都是婆婆妈妈的离婚结婚,该有些严肃的作品了。

  在《牵手》之后,《中国式离婚》《金婚》等大批家庭剧受到了观众的喜爱,然而杨阳却再没碰过这一题材。如今,她又拍摄了一个在历史上仅有两千字记载的文人祁隽藻的一生。杨阳并不在意收视率,她说,哪怕只有两个家庭主妇看也值得,因为没准儿她们就会按照剧中的故事,培养出像祁隽藻那样的好儿子,好丈夫。杨阳说,她希望历史能照进现实。

  《天地民心》

  古装剧低谷也要冒险拍

  新京报:《天地民心》应该是你第一次执导古装剧,古装剧现在是个不太景气的类型,为什么会想拍这个剧?

  杨阳:我以前很排斥拍摄古装剧,因为大部分古装剧写的都是才子佳人,卿卿我我,要不然就是宫廷争斗。我特有种生不逢时的感觉,现在是没人愿写古装剧,没人愿接古装剧,没有电视台愿播古装剧,我一进来就看见低谷了。但我依然要冒这个险,因为身为读书人,我想告诉人们知识是拿来干什么的,读书人为什么要做官。我们现在的物质生活可谓丰富,国家的经济发展在世界上受到瞩目,但是我们每个人内心的信仰和精神信念又如何?

  新京报:为什么选用了两个演员分别扮演青年和中年之后的祁隽藻?

  杨阳:选择两个人扮演祁隽藻,其实是从客观条件上考虑,如果让一个演员从少年演到老年,不仅演员会很吃力,到老年时,观众看起来也缺乏说服力。其实电视剧开拍前,是先定下来祁隽藻中年的扮演者成泰燊。不过,考虑到让年近四十的成泰燊去表演十六岁时和小宋佳谈恋爱的戏份会显得不自然,于是找到新人袁弘,直到演到祁隽藻的父亲祈韵士去世,才换成了步入成熟的成泰燊。我一直希望能找到一个男演员演完祁隽藻的一生,但在三十岁左右的男演员中找不到。

  谈历史正剧

  为生民立命的文人也是英雄

  新京报:历史正剧中以“文人”作为主角的并不多,你为什么会想要拍摄一个“文人”的一生?

  杨阳:穷秀才以前都是遭到别人嘲笑的对象,大家很少会去崇拜一个秀才,但我觉得不仅仅草莽英雄是英雄,文人秀才也是英雄。祁隽藻就是一个白面书生,但他能仗义执言,能独立面对刀山火海,就像剧中说的,“进入官场,出生入死,有去无回”。我们很少会去想,人为什么要读书,读书为什么要做官,做官以后应该干什么。有一群人似乎被遗忘了,就是像祁隽藻这样伸张正义、内心坦荡的读书人,我觉得心里有一种正义感,想替这些文人秀才说话。那些貌似羸弱的穷秀才们,生死之间,却选择“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赴汤蹈火,在所不惜。

  新京报:祁隽藻这个人物在历史上记载并不多,远不如海瑞出名,为什么要选取这个人物来表现?

  杨阳:也许祁隽藻并不广为人知,但你可以通过这个人物形象,看到屈原的悲屈之死,司马迁的奇辱之痛,杜甫的落魄人生,海瑞的刚直不阿。中国历史上有太多太多的文人志士大义凛然、慷慨悲歌,令人唏嘘。很多描写带有匪气军人的影视剧让老百姓激动,另外一群人似乎被遗忘,他们就是像祁隽藻那样伸张正义的读书人。

  新京报:你希望通过祁隽藻能给现在的读书人带来什么启发?

  杨阳:从古至今,中国知识分子都始终追求着一个共同的、简单却又难以攀越的人生境界,那就是“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这也是祁隽藻所追求的人生境界。只不过他在这条道路上走得更加坎坷。如果现在的人看了这部剧,特别是那些能决策别人命运的读书人能想想自己的责任在哪里,我就满足了。

  谈电视现状

  只有跟风没有思考不行

  新京报:当年《牵手》算是掀起了第一波家庭伦理剧的热潮,但你之后并没有再继续拍摄家庭剧,为什么?

  杨阳:家庭和谐是社会需要的一个元素,但现在全国的电视剧都在跟风,全国人民都沉浸在家长里短中,不思考让人忧虑的话题,这样不会带给人前进的力量。一打开电视,都是变着法儿的结婚、离婚,婆婆、媳妇之间的矛盾。没有人去思考圣贤之训和那些让人感到痛苦的东西。

  新京报:但是历史正剧的收视一般都比不上家庭剧,《天地民心》又是一部主题比较沉重严肃的作品,大家会觉得上班已经很累了,晚上就想看点儿轻松的剧。你对《天地民心》的收视有预期吗?

  杨阳:《天地民心》哪怕只有两个家庭妇女看也值得,她们看后能造就出祁隽藻那样的好儿子、好丈夫,就是莫大的幸事,因为这种男人会让老百姓过上好日子。我也理解观众累了一天,都想晚上回家看点儿轻松的电视剧,其实这就像对人生的选择,是面对还是逃避?我希望我的历史剧可以照进现实。本版采写/本报记者刘玮

编辑:尤婧

分享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