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用户注册

晋级选手畅谈选秀与梦想 坦诚对待整容质疑

发布于:2011-06-27 20:21 已有0条评论 来源:金鹰网 字号:T | T

晋级快女做客金鹰访谈
晋级快女做客金鹰访谈

  李烝烝:大家好,欢迎收看金鹰访谈,我是李烝烝。我们今天的访谈也同步在金鹰网进行微直播,节目的开始要特别感谢东风日产骐达的大力支持。在2011“快乐女声”13强当中,她们参加过其他的比赛,或者有过其他方面的工作,今天我们请到了“快乐女声”的五组,来讲一下她们的故事,欢迎你们。刚才有说其他的人有参加过比赛,但是只有陆翊没有参加过,但是为什么没有像她们一样去参加选秀?

  陆翊:因为当时年龄还不够。

  李烝烝:其他的人参加过快女的比赛?

  小奕:我和小姿都参加过。

  李烝烝:但是喻佳丽、杨洋也参加过快女比赛?

  喻佳丽:对。

  李烝烝:记得当初被谁P掉吗?

  喻佳丽:我没有被P掉。第一轮晋级了,第二轮就没有直接晋级了。然后我们那一组全部淘汰了。

  李烝烝:杨洋呢?

  杨洋:我是跟刘惜君。然后就淘汰了。

  李烝烝:其他你们三个是没有参加过的快女。我知道刘忻参加过其他的比赛,而且还拿到过冠军。

  刘忻:那个是去年的比赛。05年的时候,我参加过比赛,我当时唱了《解脱》。

  李烝烝:就解脱了。

  刘忻:当时给我的理由是挺好笑的,就说对不起名额已经满了,满了还叫我唱什么啊?一开始是选超女,但是那个时候跟现在最大的区别是不会选歌,也不知道自己的优势在哪儿?然后就没有走到最后。

  李烝烝:当时DL也是参加过比赛。

  小姿:对。

  李烝烝:你们的组合有准备吗?

  小奕:那个时候我们刚开始组合。

  李烝烝:这次大家已经13强了,在报名的时候大家有预计过,要有什么样的地位或者什么样的成绩吗?我知道刘忻上次有说,不管怎么样一定要走到全国的前几名。

  刘忻:我最初的目标是住城堡,因为我是挺要面子的人。

  李烝烝:你参加第一轮选拔的时候,有告诉其他人吗?

  刘忻:我直到挺后面比赛的时候,进全国比赛的时候,我的家人才知道。

  李烝烝:你很爱面子。

  刘忻:对。因为我妈有心脏病,她是那种看电视就能担心要死。

  杨洋:家长都那样。

  李烝烝:陆翊和喻佳丽是第二次参加,怎么会想说再来参加一次同样的比赛?

  喻佳丽:因为不甘心。

  杨洋:对。

  李烝烝:有没有想过那时候不甘心,这一次怎么办?万一又没进怎么办?而且我有观察到,而且我看到前面分唱区没有看到那个时候的表情,但是进13强的时候,手牵手的时候,脸上的喜悦是发自内心的。

  喻佳丽:我自己没有感觉。

  李烝烝:对啊,你们自己肯定没有感觉。而且杨洋是13个里面,最后跟大家见面的,她笑得格外的开心。

  杨洋:有吗?

  李烝烝:我们作为观众看见格外的觉得。

  杨洋:好吧。

  李烝烝:喻佳丽也是这样的。

  喻佳丽:有吗?

  刘忻:之前六个唱区的时候,我觉得喻佳丽进得很难,有点要悬,这次她进得还挺顺的。

  喻佳丽:对啊,我也没想到。

  李烝烝:那陆翊是第一次参加选秀,但是马上进入全国了。

  陆翊:对啊。之前我在长沙唱区预选赛的时候,就下来了。还有崔天琪也是,还有杨雅诺。

  李烝烝:她们也参加过很多比赛了。刘忻你第一次参加选秀是05年。

  陆翊:我还看过刘忻的比赛,所以我对她印象可深刻了。

  李烝烝:可有缘了。但是现在回想起来,以前参加的比赛,评委老师也会给一些很中肯的意见,你们才会改。刘忻记得那个时候,失利过的选秀比赛当中,哪些评委老师说得话对你更触动的?

  刘忻:我在一个比赛当中,我是唱了一首很低沉的歌,就唱了蔡琴的歌,他当时就说你的嗓音是中音,要突破自己,结果我唱了高音歌,结果说让我唱中音歌,我就不清楚了到底唱什么了?

  李烝烝:那杨洋和喻佳丽呢?

  喻佳丽:沈黎晖老师还有包小柏老师。

  李烝烝:05年比赛的时候是死在谁的老师手里?

  杨洋:是顺子老师。当时我唱了她的一首歌。

  李烝烝:有没有很不服气?

  杨洋:他们没有给我一些意见。

  喻佳丽:有些老师意见给了很多,然后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办了?就是该唱什么样的歌?

  李烝烝:那作为DL组合,我感觉也是很难的。

  小奕:我们也参加过几次比赛。

  李烝烝:但是陆翊刚才说,是刘忻得冠军比赛的后面那一届,当时怎么被刷下来了?

  陆翊:那个时候我才14岁,那个不要求年龄了。那个是在网上发音频,然后发邮件说北京有复赛,然后就一直看她的视频。

  李烝烝:没想到这么多年又见了。

  刘忻:哪有14岁?

  陆翊:反正我记得没多大。

  李烝烝:你现在才16岁对不对?

  陆翊:啊?是我记错了吗?我记得挺遥远的。就一直放她的视频。

  李烝烝:现在来参加快女肯定心里面还是有个目标的,特别是一起,就像陆翊说的,会看刘忻的视频,你们会关注前面那些快女比赛的视频和相关资料吗?然后心里有个目标,就是谁谁谁就是我奋斗的目标,有吗?

  小奕:我们倒是没有。

  李烝烝:你们俩没有可比性。

  小姿:对啊。

  杨洋:不会把一个人定成目标。

  李烝烝:但是会把她的成绩定成一个目标。

  小姿:09年快女的时候,我特别关注杨洋。

  杨洋:为什么?

  小姿:因为我就看到你了啊。当时我对杨洋印象挺好的,她当时是一个短发特别清纯的,唱得很好,我对她印象特别深。

  李烝烝:但是杨洋和喻佳丽参加比赛的时候,肯定有同唱区一起比赛的,哪怕是同房间的,他们现在也出来做职业歌手了。

  喻佳丽:黄英吧。

  李烝烝:但是现在看她也发了专辑,然后也发展得比较好,心里面会有什么样的感觉?

  喻佳丽:她真的是天生嗓音很有爆发性。

  李烝烝:你当时有看好她吗?

  喻佳丽:其实我们唱区都很好。当时觉得她嗓音条件挺好的,也没有想过她会这么顺利就晋级了,成为了全国前三。每次比赛都跟黄英说一定要加油。

  李烝烝:她就是因为你们都给她加油,就成为了全国前三名。当时杨洋也被刘惜君PK下去了。

  杨洋:我跟她不是一个唱区的人。

  李烝烝:当时有接触的快女吗?

  杨洋:李媛希啊。

  李烝烝:现在有联系吗?

  杨洋:有啊,有啊。

  李烝烝:她们知道你要比赛吗?

  杨洋:知道啊。

  李烝烝:特别是前几天王铮亮老师还提到你。

  喻佳丽:对,他是我们学校的老师。

  李烝烝:你们以前参加比赛的时候,你们会有粉丝,会有鼓掌,但是享受一段时间之后,结果没有了,你习惯吗?

  刘忻:有的时候挺现实的,如果长期不红的话,有很多人就遗忘你了,他不是不喜欢你了。有一阵子我在电视台做节目,那一阵子粉丝真的很多,大家都会喊那是谁谁谁,但是过一阵子不过去了,过半年一年,就没有了。我就感觉,还是要运作自己吧,我觉得现在来参加快女比赛,有点像一个靠山的感觉,就是想人想去保护你,会有人想帮助你。

  李烝烝:就是赛制很成熟的。

  刘忻:对。不是自己在那儿拼。

  李烝烝:你当初就是为了让那些粉丝不流失,你做过什么吗?

  刘忻:那个时候在电视台录节目,人家叫你去就去,不能说人家不叫你,你就去了,也没有办法。

  李烝烝:慢慢就没有关注的声音了。

  刘忻:后来做的都是玩游戏的节目,跟唱歌都没有关系了。一个歌手在台上不唱歌,你认为他的心里是什么感觉呢?

  李烝烝:杨洋和喻佳丽在这两年当中慢慢就沉寂了,没有人在身边簇拥着你们,有没有心里觉得不舒服酸酸地?

  陆翊:还是有几个铁杆的粉丝支持我。

  李烝烝:他们也鼓励你们参加这次比赛。

  陆翊:对。有几个铁杆的比赛,后来进了13强,他们就哭了。

  李烝烝:那喻佳丽呢?

  喻佳丽:我参加快女过后,经常也录一些节目。

  李烝烝:杨洋也录了很多。

  喻佳丽:我跟她有一次参加《挑战麦克风》。

  李烝烝:那以后就很少有登台机会了。

  喻佳丽:参加比赛的时候,娱乐频道的节目多一些。粉丝也不是特别多,还是有几个特别喜欢我的。

  李烝烝:就是从很久以前一直到现在的。

  喻佳丽:对。

  李烝烝:陆翊跟她们是不太一样的,也没有固定的粉丝群,现在有了粉丝,是不是有一种很欣慰的感觉?

  陆翊:对。

  李烝烝:你的粉丝叫什么?

  陆翊:熏衣草。我是第一次参加这种正式的比赛。之前就是试试玩玩的心态,现在也进了全国13强,也很高兴。

  李烝烝:DL的粉丝叫什么?

  小姿:丁当。

  李烝烝:有粉丝的感觉和没粉丝的感觉,在舞台唱歌的感觉会不会不一样?

  小姿:粉丝到了的话,比以前发挥要高半个音,以前唱这个音,结果那一天就会唱高了,因为很兴奋,因为之前也没有什么比赛的经验,也是没有粉丝,这次来了之后,突然有很多人支持我们,真的是一种欣慰。

  小奕:很幸福。

  李烝烝:之前快男、快女的粉丝,就是比较极端一点,他们会送很多很贵重的东西,你们目前有收到过吗?就是以前会送限量版的鞋和包。

  刘忻:我觉得在每个人的贵重礼物不一样吧,我昨天晚上还给她们来看,我前两天不过生日嘛,然后有一个女孩儿也是我的粉丝,她当时送了一个小盒子,里面是一张纸,还有一张碟,然后打开之后是各种各样的生日快乐,她是幼儿园老师,然后她录那个视频,所有的老师都说生日快乐,看了之后很感动,对我来说是贵重的礼物。

  李烝烝:这个过程会有粉丝积累的过程,也是有好处的。参加快女跟其他的比赛,就是有完整的赛制,然后有完整的机构在运作,那你们开始来报名的时候,有没有想过说我要希望通过快女的平台得到什么?可能在自己的事业发展当中,想得到什么?还是说就是来玩一下?

  小姿:如果真的想得到什么,我们就是想得到认可。

  李烝烝:你讲的认可是哪种程度?是评委的认可还是粉丝的认可,还是市场的认可?

  小姿:各种吧,一步一步来。先得到评委和老师的认可,然后才能得到市场。

  喻佳丽:对,我们是音乐学院的,过来参加一些比赛,也是一个锻炼的机会。

  陆翊:而且我觉得喜欢唱歌的人,都想有自己的作品,这是每个人心中的梦想。每个人都是有目标的。

  刘忻:我说有些东西是很现实的,那个时候我的粉丝突然就少了,我那个时候去看我的贴吧,每天还是会有那么一两个人就坚持报道,就是签到,谁谁到了,就两个人。

  李烝烝:辛酸吗?

  刘忻:不,我觉得一点动静都没有了,还会有人支持我,我觉得沉淀一段时间以后,去看以前比赛的视频,去看自己的不足,然后我想告诉支持我的人,就是你们没有看错人。

  李烝烝:你觉得前几年的比赛跟现在比,你最大的进步在哪里?

  刘忻:现在是用心去唱歌,能体会其中的意境,把这种感觉传达给大家,已经全国13强了,唱功都超好的,拼唱功的话,硬碰硬,不一定谁碰得过谁,最后拼的是个性。

  小姿:自己的风格。

  李烝烝:评委老师应说了相同的歌手太多了。

  陆翊:这13强里面的人真的非常棒的。

  李烝烝:我记得喻佳丽以前不是短发。

  喻佳丽:09年是长发。那个时候是长头发,刚比完赛11月份左右,就剪了短发。

  李烝烝:你是想换一个新的造型然后来参加比赛?

  喻佳丽:也算是吧。

  刘忻:短发的女生都很有气质。

  李烝烝:看今年的比赛,我又觉得杨洋今天的歌和台风,就比较适合短发了,就没有办法想象你以前短发是什么样子?

  刘忻:短发也很好看。

  李烝烝:但是她短发跟现在唱歌的感觉完全不一样。

  刘忻:她以前有点调皮的感觉。

  杨洋:有吗?

  刘忻:现在就很温柔。

  李烝烝:今天是一个听证会。但是DL组合,你们以前参加比赛也是以这种的形式出现吗?

  小奕:是。我觉得个性是一方面。当时我们还没有很成熟。

  小姿:因为每个人的时段都不同,包括你的形象还有你的选歌什么的,都会有进步,然后那个时候我们选歌方面和自己的定位并不是很鲜明,除了外型就是这样,后来改变了很多。

  李烝烝:你们还记得自己第一次参加选秀的时候,唱第一首歌的样子是什么感觉吗?

  刘忻:我只记得我的状态,当时很紧张,也特别在意,因为是网络的比赛,网上的评价非常重要,后来亲友团在互相骂,那个时候心态很不好,就是很难过,别人说我一点点不好,那个时候就觉得怎么会说我呢?

  李烝烝:现在还看吗?

  刘忻:现在觉得自己成熟了,他说你也是因为他喜欢别的人。所以可以理解。

  李烝烝:但是陆翊有没有像刘忻一样,去看网上很多评价?

  陆翊:也有看过,也有人说我,我觉得外界的评价对我来说,我不是很看重,因为家庭的环境影响了我,我不是太在意。

  李烝烝:活在自己的世界里。

  喻佳丽:我觉得挺好的。

  李烝烝:那杨洋还记得09年的时候,参加快女第一场是什么样子?

  杨洋:我那个时候可紧张了,海选的时候还没有剪那么短的头发,然后齐刘海,比王欣头发长一点点,我觉得特别的幼稚,穿那个衣服,当时评委是李老师,说我长得有点像学生版的山口百惠,现在回想起来我特别傻。

  李烝烝:那个时候唱什么歌?

  杨洋:就是唱的《往日情》,就是那么青涩的女孩子唱《往日情》。

  李烝烝:就觉得往事不堪回首。

  杨洋:就真的很幼稚。

  李烝烝:喻佳丽当时第一场唱的是什么?

  喻佳丽:《Noboby》。

  李烝烝:回想起来两年前,怎么感觉那么青涩?

  喻佳丽:那天我看了一下,然后我看完了以后,我就说对不起大家了。

  李烝烝:为什么会那么想?

  喻佳丽:因为感觉没有对。我觉得也不太会选衣服。

  李烝烝:你们参加过一些比赛,很容易把以前的照片跟现在的照片对比。

  刘忻:有很多人说我整容。

  李烝烝:整了吗?

  刘忻:没有啊,整了哪里呢?我觉得女孩子变化就很多啊,比如说像双眼皮,过几年就是内双了。

  李烝烝:但是脸怎么是越来越小呢?

  喻佳丽:我在成都比赛的时候我那时候脸可小了,可瘦了,然后在这边就胖了一点。

  李烝烝:但是像DL没有留下太多历史痕迹的。有没有说过整容的问题?

  小姿:这么真,哪里有整啊?

  李烝烝:你们第一次成为一个组合,然后唱歌的时候还记得唱什么吗?

  小姿:《风》。周杰伦的歌。

  李烝烝:现在想起来觉得好青涩吗?

  小姿:我觉得是一个很好的回忆。

  李烝烝:没有见到鬼的感觉。

  小姿:人这一辈子有几次羞涩的机会。

  李烝烝:但是会感叹吗,感觉好好笑?

  小姿:偶尔。现在看到视频觉得自己挺好笑的。

  杨洋:都会不一样的。

  李烝烝:你们下次来,我们就把那个视频回放一下。

  小姿:不要。太傻了。

  杨洋:自己看自己都会觉得很奇怪。

  陆翊:就是状态的问题。

  杨洋:就感觉活丑。

  李烝烝:现在大家看以前都会觉得看得不舒服,现在进到全国13强,是不是觉得也进到全国总决赛,就是不太在乎成绩了,就是做自己就好了。

  刘忻:我之前参加比赛的时候,就是每次演出之后,比如说是一个组合,他们会把所有人留下来,让你反复看自己演出,我看我自己的东西,因为会站在一个客观的角度,所以你一定要反复看,如果你自己都不敢看,别人怎么看你啊?

  李烝烝:但是14号才开始第一场比赛。

  刘忻:对。

  李烝烝:就没有办法像刘忻讲的,去调整了。但是心态比较放松了,就感觉大家是笑的。

  刘忻:13强是个大门槛。好不容易进来了。

  李烝烝:就上星了,让全国观众看到了。

  小姿:我们这个时候反而更不能松懈了,因为上星了,就代表2011快乐女声一个品牌,更要把自己更好的一方面发挥出来。

  李烝烝:会不会有一种担心,就是没有进到最前面的几强,只是后面的几强,以后的机会不会太多?会不会怕?

  杨洋:我觉得努力就好了。

  李烝烝:昨天我让她们几个人猜,谁会进到前面,她们都说你们几个了。大家回去可以看视频。自己给自己定的目标,会一定要进全国前三吗?我觉得DL组合的形式太少了。

  小姿:我只希望自己以后的道路走得很远。然后就像曾轶可,09年她是第七名,现在发展也很好,我们觉得能走到她那样就很不错了。

  李烝烝:也会希望尽力的表现,然后让更多的唱片公司看到吗?

  小奕:他们看到是他们的事儿。

  喻佳丽:肯定希望有机会啊。

  李烝烝:刚才刘忻在数,你数什么呢?

  刘忻:我在城堡住两个月,至少得住一个月吧。

  李烝烝:但是你是签约过公司的。

  刘忻:对。已经解约了。

  李烝烝:现在也会签公司的状况,会担心公司对自己有限制吗?

  刘忻:我现在挺向往签公司的。之前有人问过我们这个问题。

  李烝烝:在我们印象当中韩国公司不是挺好的吗?

  刘忻:他的品质和他想要的类型不太一样,而且说实话,我对他们来讲,我年龄大了,他们都是十一二岁就开始培训。

  陆翊:那个时候比赛也没有要我啊。

  小姿:会不会有人十一二岁长得很漂亮,然后长大之后就不好看了,怎么办?

  刘忻:有这种的。像赵权他培训了七年才出道。现在我们参加比赛,包括给我们定做服装,都会根据我们的风格都去打造。

  李烝烝:像杨洋和喻佳丽有没有像刘忻一样,想签约公司。

  杨洋:虽然很辛苦,但是要坚持。

  喻佳丽:而且天娱这个品牌也很好。

  李烝烝:刚才刘忻也说特别向往城堡的生活。怎么会向往呢?

  刘忻:因为我从小独生女,我特别喜欢这种生活。

  李烝烝:这几天马上就进城堡了吗?

  陆翊:还没有。还得等几天。

  李烝烝:会提前分房子吗?

  陆翊:还不知道呢。

  李烝烝:我知道一个消息,可能会有一个之前的快男跟你们一块住的。就是采访,跟大家一起弹弹吉他。

  喻佳丽:一起弹弹吉他。

  李烝烝:你们自己心里比较期待是谁?

  喻佳丽:张杰吗?

  李烝烝:你们自己有一个目标。

  喻佳丽:我觉得主持人已经说出那个名字了。

  李烝烝:快点猜。

  杨洋:是刘心吗?

  喻佳丽:苏醒。

  李烝烝:这个不能公布。私下跟你们讲,但是希望你们在城堡好好地生活,好好地玩儿,然后好好地比赛。后面比赛会很难,而且对你们的压力更大,全国的观众看到你们以后,声音也会有很多的,以前的老底会挖得很多,大家要做好心理准备,我也希望后面的比赛当中,晚一点看到你们,就是晚一点采访你们,就证明你们走到最后,希望两个月以后再见大家,谢谢大家!

  七个人:谢谢大家。

  李烝烝:最后也要特别谢谢太平洋家居网。

编辑:庞鑫

分享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