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用户注册

深度专访汪涵:主持人就是一个战士

发布于:2009-08-21 18:29 已有0条评论 来源:潇湘晨报 字号:T | T
 

汪涵 汪涵 汪涵
 
  读老庄学中医 我的婚姻无需向每个人交代 谈代言做公益
 

汪涵 汪涵 汪涵
 
  回应外界议论 身体好,我每天乐得颠 谈赵忠祥
 

汪涵 汪涵
 
  我爱财,但我从不乱接广告 汪涵谈隐退
点击进入汪涵官网

  潇湘晨报报道 (记者:王路) 父亲是江苏人,母亲是湖南人,汪涵于是说自己是个“江湖人”。如今这位打拼了整整十二年的江湖中人,已经有了足够的地位来呼风唤雨。2006年,他就已经成为“中国电视主持人25年25人”中最年轻的名字,如雷贯耳的赵忠祥、沈力、宋世雄位列其中。

  毫无疑问,汪涵——这是一个近年被过度诠释过度开采的名字。但是,在今年的夏天的一个私人会所中,我们选择与其进行一次深度的对话。我们希冀通过近距离的、无拘束的交谈,和最仔细的一次打量,来呈现一个场下的汪涵,一个节目之外的、不设防的汪涵。

  经历了十二年从抬桌子到“台柱子”的主持生涯后,他对财富的理解,对婚姻话题的直白坦露,对生死的参悟,对无力“归隐”的无奈……这些,极其平等而又坦诚的对话,也许是外界从未领教过的这位综艺主持界大佬的另一面。

  对话一:汪涵:我的婚姻,不需要向每个人交待
  对话二:汪涵:你们议论的那个汪涵是没有影子的
  对话三:汪涵读老庄、佛经、中医 从中获取方向
  对话四:汪涵:身体好就好,不好就不好,我每天乐得颠
  对话五:汪涵谈代言做公益 坦诚把爱心消化很难
  对话六:汪涵:我爱财,但我从不乱接广告
  对话七:赵忠祥主持沦落? 汪涵反问观众:有种你别笑
  对话八:汪涵即使退隐 也绝不是《甲方乙方》里那个明星

  大牌印象:汪涵这十二年

  90多岁的虞逸夫曽经以忘年的仪态告诉过汪涵。人生分为很多阶段,作为主持人,他差不多已经到了最好的状态了。回去后,汪涵琢磨了半天,十二年的点点滴滴像拷贝上若隐若现的黑灰影像,一帧一帧在脑子里“急急风”似地过……

  汪涵不是学院派,毕业于湖南广播电视学校播音专业的他经常自嘲是“野路子”。这正如在“金庸群侠传”里无甚门派,却正反两派通杀的一招“野球拳”,短短数年间声名确立,风格亦正亦邪,嬉笑怒骂皆成游刃有余之势。

  江湖大哥地位的耸立,纷扰随之踏来,他把那时的过度劳累归结为虚荣心。很多请他露脸的事,几乎来者不拒,半夜没有飞机,连夜爬上火车。一周十个以上的节目,平均每天三、四个小时的睡眠,还可能被打麻将占去一部分。

  如果你没有尝试过初期拥有江湖地位带来的快感和身不由己,你一定不要责怪汪涵也会膨胀。他至今不会上网,但朋友怂恿其以今天之地位应开博、开官网,那一阵热闹非凡。如今官网已经不见踪影,博客也是助理在帮其打理;他喜欢车,第一辆高档车“路虎”刚买不久,在几个好友面前开车上下数十阶楼梯,测试车子的防震功能;他好玩,但也心血来潮,之前的三条名贵的阿富汗猎犬,总是随车带上一条,节目录制间隙还跑下来遛一阵狗。现在狗早已送人;朋友借其名义开店,汪涵呼朋唤友;死党缺钱,一个电话汪涵送钱到家,尽显两肋插刀的情义……

  汪涵其实一直且比任何人都明白,他清楚地知道自己如果不有规律和节奏地放缓自己的脚步,人生会是怎样:“那就是每天 录影、拿钱、掌声……优点越来越明显,缺点也越来越显著。”他在24岁拥有自己第一个栏目时,就曾神乎其神地断定自己会红12年,红到36岁。他的理想状态是,那时候一定要停下来4年。他用多年修得的释、儒、道的精髓甚至中药的理论,来告诉自己应该放手。却又不得不在面对俗世巨大而无法独自脱身的干扰时,再用释、儒、道来宽心释怀,然后继续迂回地前进。

  汪涵的脑子里总有许多至善至美的天堂般的画面,他也总是忍不住地把这些画面用他极具煽动的言辞描述给他身边听故事的人,当引得别人啧啧称奇时,他的脸部表情也满足至巅峰。

  记得他最愿意讲述的画面之一是5岁前生活在苏州爷爷家里,那个有天井的小四合院。“每天下午三四点钟我爷爷坐在天井里,红木托盘上放一碟饼干和一把茶壶,我坐旁边蹭吃。”老人家很讲究,每天的饼干、巧克力或牛肉干是定量的,汪涵需要撒撒娇才能分到一点。夏天,西瓜镇在井里,晚饭后大人一开始擦刀,小孩子们就围拢过来。“小孩子们打打闹闹,把西瓜皮放在门口等人踩。”尽管是非常遥远的记忆,却那般清晰,汪涵的梦想就是住那样的小院子,如今他在靖港置下的那套庭院就完全与这个梦想有关,这个梦想的物质躯壳一点也不难,但精神的内核何时能实现呢?

  大佬嘴角一翘,不紧不慢:“也许会在下一个十二年间,但我心里时刻都装着那个小院。”

编辑:李湘

分享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