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用户注册

德云社开说明会为打人诡辩 郭德纲竟公开叫骂

发布于:2010-08-04 10:47 已有0条评论 来源:新闻晨报 字号:T | T

被打记者现场呕吐(图片来源:cfp)
被打记者现场呕吐(图片来源:cfp)

  昨天14点,针对郭德纲徒弟殴打北京电视台《每日文娱播报》记者一事,德云社在三里屯剧场召开说明会。德云社经理、郭德纲经纪人王海,律师以及打人者、郭德纲的徒弟李鹤彪出席,而郭德纲本人却全程未现身。

  说明会上,德云社以向被打记者致歉开场,但随后便转入由律师介入的大段说明,对“播报”的相关报道和被打记者提出诸多质疑,一场道歉会演变成了申辩会。

  与此同时,缺席说明会的郭德纲,在8月1日晚(即记者被打当晚)的演出视频昨日在网上热传,郭德纲在视频中将记者比作“妓女不如”,而称打人者则是“民族英雄”。对于郭德纲的缺席和公众对视频的质疑,王海在昨日的说明会上含糊表示,视频一事会择日再答复媒体。

  李鹤彪:力图为郭德纲撇清关系

  说明会一开始,李鹤彪便站出来向被打记者周广甫表达了歉意。但是道歉之前,他首先强调自己的身份并非郭德纲家人,只是徒弟,似要撇清郭德纲与此事的关系。随后,他对自己的打人举动进行辩解:“记者的举动打扰了我们的正常生活,在当时那种情况下一时冲动,才会有过激举动。我向他表示歉意,有机会会再当面道歉,也会承担由此带来的所有医疗费用。”

  王海:北京台索要5万私了

  郭德纲经纪人王海讲述了前天下午他前往《每日文娱播报》栏目组向被打记者致歉的经过,但同时提到,除了道歉,当事人(北京台方面)还提出了对医药费、误工费以及机器损坏的赔偿要求,共计5万元,“公开道歉已经做了,至于5万元,我当时提出要有具体的费用构架,但对方表示不能提供,就说被打了,这些费用赔偿可以让记者心里平衡点”。

  王海说到这,坐在台下的《每日文娱播报》主编李林结立刻提出质疑,认为王海的说法完全不负责任,赔偿的明细之所以当时不能给,是因为伤者昨天才去做伤情鉴定,等一切算出来后,肯定能给一个明细。但王海仍反驳说,当时跟当事人沟通,对方暗示如果赔款5万,可以大事化小,小事化无,“你们有各种手段,可以去拍也好可以去录也好,我没有这些手段,我就是当时跟谁聊天,我只是做一个描述”。

  德云社律师:是记者私闯民宅

  昨天,德云社律师提出了多项质疑,首先强调李鹤彪是郭德纲的徒弟而不是家人,播报中称李鹤彪为“郭家人”,显然没有对当事人身份进行求证。对此,李林结回应称:“强调李鹤彪不是家人对我们来说没有意义,既然他住在郭德纲的别墅里,两个人的关系肯定不一般。”

  其次,该律师指出记者不经允许就推开门的做法是私闯民宅,不合法。其三,律师称“播报”没有公开“周广甫被李鹤彪多次殴打且被从楼梯上推下去,设备也遭到损坏”的视频,同时,德云社播放了一段视频,视频显示李鹤彪打周广甫时,周广甫一边避让,一边自己跑下楼梯,“如果设备损坏,那怎么可能继续拍摄呢?”

  郭德纲视频:打人者是民族英雄

  以道歉开场的这场说明会,内容却大多指向被打方。而事件的关键人物郭德纲却始终没有露面,不过,他在8月1日晚(即记者被打当晚)的演出视频昨天在网上热传。郭德纲在视频中将记者比作妓女不如,而打人者则是民族英雄。

  对于郭德纲缺席发布会,王海昨天解释道:“这事是李鹤彪动粗和周广甫之间的不愉快,我们作为公司的领导出来解决。郭德纲也是我们公司的艺人,从行政级别上来讲,我觉得我来处理更合适……你们都觉得师傅如父亲,那我问你,你在单位惹祸是找领导还是找你父亲?”现场,有媒体表示郭本人应对视频中的内容做出解释,王海则表示相声是郭德纲个人的言论,“关于这个,我会找适合的时间给大家一个满意的答复”。至于郭德纲相声中对北京台的一些非议是否隐含深意,王海尴尬笑称:“我觉得应该不会吧。”

  [视频内容节选]

  1当初开发商许给我,这里是我的后院,开发商一走,我们院里有几个穷人,成立一业主委员会。天下之大无奇不有,就有这浪催的人。

  2记者也都是浪催的,跟中国人不能讲理,讲理都是驴肉,一个大嘴巴他就全明白了。尤其有些记者,记者不如妓女。妓女是红灯区,记者是绿灯区,他们想去哪就去哪。

  3实话实说,关于北京电视台,我也是很无奈,这么些年,说大话识小钱,说了不算算了不说,很龌龊的一个单位。

  4下三滥!有认识北京电视台的三说一声去,有种别用我们的东西,有能耐别用我的人。离开你我也能活,离开我你就完了。大爷活到今天不是吓大的。

  5今天我徒弟打记者之后,北京台去一主编,一大娘们儿,撇着大嘴要私了,让徒弟看病去,这帮丫挺的。

  6今儿我徒弟打人了,打就打了呗,过两天给他搞一专场,智斗歹徒民族英雄专场。

编辑:曹炜阳梓

分享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