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用户注册

海清:我其实有点儿二 还没到收获的季节(图)

发布于:2010-12-03 11:19 已有0条评论 来源:天津日报 字号:T | T

海清
海清

《赵氏孤儿》海清剧照
《赵氏孤儿》海清剧照

《媳妇的美好时代》海清
《媳妇的美好时代》海清

  ——“我喜欢没有目的性的,从骨头里面出来的性感。女人一定要性感,性感不是露多少胸露多少腿——性感是一种气质,是女性和人交往的一种独特的状态,也是一种能力。”

  ——“之前我觉得自己特别聪明,后来,在江湖混了一圈儿,发现自己特笨,有点儿二。”

  ——“我愿意听些批评,因为赞扬不能帮你成长,不能给你方向和准确的信息,只能满足你一时的愉悦,它可能很快就消停了。”

  ——“很多人看这个圈子是注重结果,但我看到的是过程,也许我离这个圈子比较远。”

  一直以来,“漂亮”这个词儿就和海清距离挺远的——因为不够“惊艳”,她失去了《落地,请开手机》中女一号的角色;因为少了股子“媚劲儿”,滕华涛否决了主动请缨演“海藻”的海清。后来,每次到剧组见导演之前,海清都会先问人家:“要漂亮的吗?”如果要,干脆不去了。

  对于海清来说,这已经是一个稍有些久远的段子了。2010年,《蜗居》《鲜花朵朵》《媳妇的美好时代》《黎明之前》在各大卫视热播,《赵氏孤儿》也是未播先热,海清的生活也早已是另一番模样。前不久,在北京的海清接受了本报记者的采访。两个小时的采访竟然从中午12点一直断断续续到转天凌晨1点,被生生分割成4段。海清颇不好意思,略带调侃地说:“文章的题目我都替你想好了,就叫《海清的一天》。”在去录影棚的路上,司机认错了路,耽误了很长时间……可能是见过一些一红脾气就长的艺人,司机觉得海清这个人也不太好说话,他一个劲儿地连声认错道歉。车里的海清把猪蹄啃得咯咯作响,大大咧咧地说:“既来之则安之嘛,师傅您不用着急啊。”一旁的司机长舒一口气,望了海清一眼就憋着笑说:“现在的女演员不都流行减肥吗?您怎么还吃得那么有气势呢?真像《媳妇的美好时代》里的媳妇毛豆豆!”

  私下里,大家都喜欢叫她“豪哥”——这是一个在求学时代就一直“延续”下来的绰号,海清也一直爽快地应着:“我挺外向的,爱张罗,有时办事儿也挺‘二’的,好哄好骗。我就是那种上一分钟还哭得稀里哗啦,下一分钟听到好玩事儿就能哈哈大笑的人。”

  有心理学家说过,一张稳重自信、笑容爽朗的面孔背后,很有可能隐藏着彷徨与无助。“我从来没有什么主动要说的话,我不想假装很开心的样子谈一些我根本不想谈的问题,我是一个演员没错,但除此之外我只是一个特别普通的人,生活中我有点胆小,会有自己的小心思,我这个人本身没有什么吸引人的故事。”生活中的海清究竟是什么样子,我们无从探知,但从近来吐出“育有一子”的话题来看,她已经学会了和现实妥协。

  记者:《赵氏孤儿》中你饰演一位母亲,网上也流传着你的“喂奶剧照”,你觉得怎样才能算得上是一位好母亲?

  海清:我觉得作为一个好母亲,一定是非常爱孩子的,但不是溺爱。不光是生活上的照顾,还需要有教育和引导在里面,要尊重和理解孩子,这才是对孩子负责任。没开拍前,我还在想应该怎么演,后来在片场把小婴儿一抱起来,闻到他身上的那种婴儿特有的香味儿,母性的感觉就在脑子里有了,这种感觉不用表演,自然而然就表露出来了。

  记者:你觉得拍电影和拍电视剧的差别在哪里?

  海清:我觉得其实区别不大,电影是浓缩的,电视剧可以有很多扩展,对于演员来说可能是拍摄周期不一样,但是对于角色的认真度都是一样的。

  记者:有人说你是“媳妇专业户”,这次在电影《赵氏孤儿》中扮演程婴的妻子和电视剧有什么不一样?

  海清:没什么不一样吧,在《赵氏孤儿》中我演的程妻——就是葛优的媳妇,年代虽然不同,但是情感上都是相通的。不论是古代的还是现代的,不论是电视中还是电影中,每个和睦的家庭,妻子都应该是非常爱丈夫的。当然每个媳妇的性格也不是绝对一样的,毛豆豆善良、胡丽娟精明、安娜小资、海萍努力……至于程妻有什么不一样,大家看了电影就知道了,呵呵。

  记者:2005年以后你就几乎没拍过电影了,为什么《赵氏孤儿》会选你?与葛优合作有什么感觉?

  海清:其实《赵氏孤儿》应该算我真正意义上的第一部大荧幕作品。可能因为我之前演过很多媳妇的角色吧,制作方觉得我很合适,比较符合剧中人物的性格和气质,就让我去试戏,然后就定了。

  我还听说过一个段子,说是他们把我的脸,和葛优老师的脸PS在一块儿,挺有模范夫妻相,然后就胜出了。和葛大爷合作挺有默契的,第一次见面就感觉不生,相处特别融洽,穿上戏服后很多人都夸我们俩般配,有“夫妻相”,呵呵。从葛优老师身上能学到很多东西,他能做到“不演”,这点非常厉害。

  记者:新剧《心术》已经开拍了,你做了哪些准备工作?

  海清:首先一定是要先了解剧本,然后我看了些医学方面的书,并亲自到上海一家医院去体验生活,我觉得这是必要的。我只有做病人的经历,但从来没有做医生的经验。所以那段时间我就在医院里观察体验医生的生活、工作,看他们如何和病人相处,如何和病人沟通。我觉得经过那段时间的体会,让我产生了很多感触,也看到、学到了很多,对我塑造角色的帮助非常大。

  记者:什么样的剧本能够打动你?你和六六已经有过很多次合作,怎么形容你们之间的关系?除了六六,你还喜欢看谁的书?

  海清:好剧本的话,一看就知道这个角色有戏,故事有意思的,演起来感觉很过瘾的那种。我和六六绝对属于相见恨晚型,其实那时候我已经拍过六六的两部戏了,彼此知道,但当时并不相互了解,后来有一次偶然在酒吧遇见,两个人就聊了起来,没想到越聊越投缘,发现我们看待事物的观点、想法很接近,真有相见恨晚的感觉,最后成特好的朋友了。我从小就喜欢看书,看很多人的书,龙应台的、帕慕克的、加西亚·马尔克斯的、马里奥·普佐的……太多太多了。不过最近太忙了,没有读新书,有时间休息下来,一定好好补补。

  记者:2010年对你来说是个丰收年,拿了很多奖,也演了很多形象、性格迥异的角色,怎样形容一下你的2010?

  海清:我没有这样觉得,我不认为这就是丰收年,对我来说,我就是很平常地在演我的角色。可能正巧这些角色,获得了更多人的喜欢和认可,给了我一些赞誉,但我还是我,还是演员海清。现在观众喜欢我,我的运气非常好,我唯一能做的就是排除杂念,接自己喜欢的戏拍,其余的一切顺其自然。我可以理解常人眼中的“海清该有的都有了”这种想法。但是对于一个知道自己想要什么的人来说,这恰恰不是收获的季节,这个时候其实更难走。因为以前没有人用放大镜看你,错了再改回来就好,但现在只要有一丝的错,就会招来很多非议,压力会更大。

  记者:接下来你最希望得到的是什么?

  海清:我其实是一个特别容易满足的人,觉得现在自己已经得到很多了。如果说还有什么期待的,毕竟我还是个演员,我希望可以尝试更多我以前没有演过的角色,能够给观众展示更多面的我。另外,我还希望能更多地投身到公益活动中,希望尽自己微薄之力,能够帮助更多需要帮助的人。

  记者:之前有周刊炒作你的私生活,你怎么看艺人与媒体之间的关系?对你来说,在媒体面前曝光的底线是什么?

  海清:这个关系挺微妙的,也觉得挺无奈的,我希望大家把关注的目光更多地放在我的角色上,而非我的情感空间。“炒作”一直都不是我的风格。在我还没有出名,还是三四线演员的时候,就从来不去谈论感情的事情,现在出名了我也不想拿这些炒作,这不是我,我不是走这个风格出来的,我不靠这些博眼球。底线这个东西有时候挺难把握的,而且这个底线可能随时还在变,唯一不变的是,无论如何我不会允许有人伤害我的家人,干涉我家人的生活。

  记者:在你的演艺生涯中,你觉得可以称作“转折”的作品是哪部?

  海清:我觉得有很多部都可以说是转折之作吧,首先是《玉观音》,她开启了我的事业之门,新人能演海岩老师的剧,是件很幸运的事儿;然后是《双面胶》,可以说是这部剧让我慢慢为观众所熟知;再有就是《媳妇的美好时代》,毛豆豆这个角色获得了大多数人的喜爱,她更帮助我捧得“金鹰视后”,创造了事业上的又一高度。

  记者:看看百度百科上关于“海清”的词条,“所获奖项”几乎都是在30岁以后拿的,而立之年大红大紫,对你来说心境有什么不一样?

  海清:没什么不一样,我一直不觉得自己是明星,我就是一个演员。演员的职责就是演好戏,对得起自己和观众。奖项啊、名气啊都是别人给的,你没法把握,有则感恩,无也坦然,一直以来我的心态还算平和。当然能拿奖的话,那就更好了,说明老百姓喜欢你,说明你和你的角色得到了更多观众的认可,也是很开心的一件事儿,挺感谢大家的。

  记者:你觉得自己成功了吗?会感到迷茫吗?

  海清:每个人对成功的定义都不一样,我不敢说自己是成功的,但至少我现在很满足,这就够了。我觉得人在各个阶段中,都会存在迷茫期,但做人关键要对得起自己,知道自己要什么,知道自己想过怎样的生活,有目标并且为之不断奋斗努力,就不会迷茫。即使不成功,你也不会后悔。

  记者:到目前为止,取得这些成绩你最想感谢谁?

  海清:感谢每个帮助过我的人,给予我支持的家人、老师、朋友,还有喜欢我的观众朋友们,等等。特别谢谢我的老师黄磊,在学校时就教了我很多,毕业后也一直支持和鼓励我;感谢六六,把她创作的角色放心地交给我演;感谢观众朋友们一直喜欢我、支持我,特别是“海棠花”们(海清粉丝)。我有今天的成绩,和每个人的支持都分不开。

  记者手记

  听说,知道“豪哥”做妈妈了,好多人都替她高兴呢。

  我们可能都有过这样的经历:不小心磕破了皮,却因为怕疼而不敢涂上药水。有时候,越是不想去触碰,往往就更需要勇气去触碰。

  记者采访过后几天,海清在一次宣传活动中终于亲口承认育有一子,起因是葛优的“哄闹”——可能作为“丈夫”,葛大爷也觉得这个女人在媒体面前维护家人做得着实辛苦,与其遮遮掩掩,倒不如大白于天下来的舒服,所以顺水推舟来了这么一句:“你就招了吧。”

  在此之前,除了一份周刊在海清私生活上大做文章外,媒体圈内对于这个问题基本都是“点到为止”。“我从来没想过要隐瞒什么,我之前的回答都是‘能不能不说这些呢?’大家也特别照顾我,都不问了。”每当被问及家人,海清总是说当她还是一个四线演员的时候,就不愿意拿家人说事儿。她总是为家人考虑得很周全,保护家人是她的天性,而多数媒体似乎也并非“八卦至死”,“跟我熟悉的圈里人甚至记者都知道(我有孩子这个事儿),家里人也一直支持我,这也是我特别感动的地方。”

  作为媒体人,我们也应该有所反思。事实上,是我们一直在触碰着海清的“底线”。但无论是记者还是明星,谁都不知道这条线到底画在哪儿——今天我们知道海清有孩子了,明天会不会继续追问:孩儿他爹是谁啊?下一次,她还会就这么“招了”吗?

  他(她)们眼中的海清

  林永健(合作剧目:《王贵与安娜》)——她非常较真,这种较真是认真,有些桥段她必须弄明白了才去演……生活当中她是个很好的人,在她身上小家碧玉和大大咧咧的性格兼而有之。

  吴秀波(合作剧目:《黎明之前》《请你原谅我》《追捕》)——海清是气场很强大的演员,像犀牛一样有力量,表达直接。拍戏能遇到好演员是件很开心的事情,如果彼此又熟悉的话,感觉就特别好。

  黄海波(合作剧目:《媳妇的美好时代》)——她是个很亲切、很热爱生活的女孩,同时又是很敬业的演员。

  陈凯歌(合作剧目:《赵氏孤儿》)——我没看过她演的电视剧,但是大家口口相传,都说她演的媳妇非常真实。我也觉得她身上有一种贴近老百姓生活的气质,最像民间的媳妇。所有演员的表演中,她是最放松的一个。

  涂松岩(合作剧目:《双面胶》)——海清是一个很敬业的演员,我俩在剧组时住隔壁,只要收工了,我们就跑到一块对戏,而且每次对戏都会有新点子冒出来。我俩属于都挺认真的那种人,既然演了就一定做好功课。

  葛优(合作剧目:《赵氏孤儿》)——我们俩真挺相配的,我第一次和她见面时就感觉不生,挺熟的,一看就顺眼,反正就是挺有感觉的。

  张嘉译(合作剧目:《蜗居》《鲜花朵朵》)——松弛、机智,我觉得一个角色在现场的松弛很重要,她根据现场的表演能够化解、融合,是很聪明的人。

  六六(合作剧目:《王贵与安娜》《蜗居》《心术》)——我去《王贵与安娜》片场探班,第一次见到海清,那时她就像骄傲的白天鹅,冷淡地说“六六老师好”,我一见她这样,自然也端起架子不理她。很长一段时间后,我在酒吧偶遇海清聊起来才发现彼此很投缘。她就是这样子,只跟能交心的人深谈。

  李念(合作剧目:《蜗居》)——演戏方面我一直都要向她学习,我觉得能和她这样的演员搭档绝对是对自己的提高。海清姐就像亲姐姐一样对我,教了我很多东西。所以我曾经说过,以后有人请我拍戏,只要有海清,我都愿意接。

编辑:徐攀亚

分享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