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用户注册

陈佩斯:为观众委曲求全演了10年小品(图)

发布于:2010-12-13 20:35 已有0条评论 来源:法制晚报 字号:T | T


十年来致力开拓话剧市场,陈佩斯说自己走的是“曲线救国”道路。

  穿着磨开了线的布鞋、发旧的绒衣,陈佩斯从排练场连跑带颠地到了记者面前。采访结束,又连跑带颠地跑了回去。他真的在赶时间,他自导自演的新话剧《雷人晚餐》,明年1月1日要在世纪剧院首演,排练正酣,他连慢走几步路的工夫都不舍得耽误。

  十年来,话剧已成为陈佩斯演艺生命中唯一重要的内容。20年前就成为运作商业电影典范的陈佩斯,对电影早已失去了兴致;至于每逢春节便被人津津乐道的小品,对他来说已经是“唐朝年间的事”。

  陈佩斯说,为了观众,他委曲求全演了10年小品,如今早已了断,义无反顾地做一个野草般的话剧人。

  谈话剧

  是在做手工业劳动

  FW:你的话剧专打“贺岁牌”?

  陈佩斯(以下简称陈):人家“开心麻花”才叫专打贺岁牌,我其实一点“贺岁档”的概念都没有。我们做的这些话剧其实什么时候演都行。2001年的《托儿》也是偶然赶上了年关。

  FW:因为那时候没人干话剧,所以《托儿》有了4000万票房?

  陈:那时候中国没有为市场写戏的人,话剧都是文人自认为有了个好剧本,然后找投资、找演员。没人知道怎样赢得市场、开拓市场,从观众的兜里把钱掏出来。而我们把当年成功运作民营电影的模式拿到了话剧市场,一炮打响。

  我们从一开始就有准备。我做了10年电影,市场化运作的经验都积累足了。做话剧后,我们是成熟的一个团队,和别人不一样。从一开始我们就认定,赔能赔多少钱,挣能挣多少钱,一旦做好了我们就利用经验把市场开拓到全国。

  当年政策不允许个人做话剧,所以我们只能挂靠在长安大戏院,走的是“曲线救国”的道路。

  FW:你为什么一两年才做一个戏?没想过把公司做大吗?

  陈:通过每年年初的十几场演出,一年的钱确实就有个着落了,反正够自己上养老下养小,够公司开销就可以了。剩下的时间我就自由了,看看书,看看别的作品,为创作来年的话剧做准备。

  话剧是一个手工业劳动的东西,就要用手工业的运作方式,不能采用大规模的集团化,所以我坚决不会让所谓热钱涌进我的公司,也坚决不会考虑什么公司上市的事情。就好像瑞士手表,它绝不是一个上市公司做的东西。

  谈电影

  连观望都不观望

  FW:你不再拍电影、电视了?

  陈:现在电影产业还没有走入正轨,所以暂时不予考虑。我们公司会关注这个事情,看看人家的票房,了解一下市场什么的。

  我连观望都不观望,没工夫。总说票房多少个亿,利润到底是多少,这谁知道?都是不透明的,谈得上什么商业电影?人家好莱坞那是真金白银,有一点含糊都是要犯法的。

  我只要把我自己的事做好就行了。别人都做向日葵,我不做,我做底下的野草,这是个人选择的问题。

  FW:你2004年排 《阳台》时,曾希望把它搬上大银幕?

  陈:那个戏是批判现实主义的话剧,题材上比较敏感,后来合作方退出了,电影就没成型。

  FW:朱时茂即将要上映的电影《戒烟不戒酒》,你有出演?

  陈:这是10年来唯一一部,跑跑龙套玩玩,毕竟那么多年老朋友了。别人就算给我个主角都不去。

  FW:别人的电影,你会看吗?

  陈:看。但要看沉淀一段时期的好的作品,至少要沉淀5年甚至十几年,还说是经典,会去看。贺岁电影谁拍的都不看,没时间。

  谈小品

  为观众委曲求全10年

  FW:2010年年初你和朱时茂录了一期《笑林盛典》,演了一个小品《学说上海话》,找回了当年的感觉?

  陈:没有,纯属偶然,也是老朋友盛情难却,去玩玩。前两年参加北京台春晚,也是为了老朋友。这是非常特殊的情况,我绝对不会让这种事情常态化,耽误时间。

  FW:其实观众真的很喜欢你,很多人不过希望你过年时在电视上露个脸。

  陈:一个演员必须要用自己的节目和观众对话,如果是你说的露个脸,那没有意义,没节目就不去做。原来演小品的时候,我也有过矛盾的心态。我不愿意为它太耽误时间,但巨大的观众群都在期待你,不得不去做。

  为了观众,我从上世纪80年代到90年代,委曲求全了10年。一旦了断了,义无反顾,再也不去考虑这事了。但是我一直都在舞台上,每年我都有话剧演出,不演出我怎么吃饭啊。

  FW:1999年和春晚分道扬镳以后,这么多年过去了,对方其实也有了很大的变化,他们没有人邀请你重新出山吗?

  陈:前些年有人找,但后来都知道我死心塌地做话剧了,现在就没有人找了。晚会这种形式比较落后,除了加上声光电,本质还是在不断重复,我觉得没什么可留恋的。小品也一样。

  中国的戏剧,从明朝以后就开始没落。现在的东西都是偷国外的,而且偷都偷不好。为什么不能往前走一步呢?尤其是喜剧,是最古老的传承,我希望让中国的喜剧真正往前走一步。

编辑:徐攀亚

分享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