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用户注册

汤唯袒露新鲜一面:人来疯,舞台癖,资深宅女

发布于:2011-06-28 10:49 已有0条评论 来源:南方都市报 字号:T | T

  《晚秋》旋风

  “宣布我得奖时,全场掌声真把我吓到了”

  5月底站在第47届韩国百想艺术大赏的领奖台上,汤唯用中文说:“电影对我来说就是一个最真的童话世界,感谢支持我的每个人。我会在这个世界里好好呆下去,争取做个好演员。”《晚秋》在韩国刮起了一股“汤唯旋风”,汤唯在韩国的人气之高,使得韩国片商甚至买下了她未成名前主演的电视电影《警花燕子》(2004)的版权,打算近期搬上韩国的大银幕。但回顾拍摄《晚秋》的过程,拿了大奖的汤唯非但没有沾沾自喜,反而言若有憾地反省道:“我觉得我把这个角色演重了。”

  南都:你凭《晚秋》获得韩国百想艺术大赏的影后,从韩国的报道上看,你在韩国人气很高。

  汤唯:我们所有人都非常地惊讶,真的是非常意外。不管是韩国的媒体,还是韩国的观众,都对我很支持。当时在会场里面,宣布我得奖的时候,全场的掌声真把我吓到了。

  南都:在韩国拿奖之前你知道韩国有这么多影迷吗?

  汤唯:我略知一二,但是真的没有想到。真的。

  南都:《晚秋》拍得挺辛苦的对吧?看报道说你拍这个戏要天天哭。

  汤唯:没有啊!完全不用任何表情,导演让我不要有表情,不要有感情,完全是空白的,但我就空不了,烦死我啦!

  南都:后来怎么做到的?

  汤唯:没有做到,我觉得我始终没有真正达到导演想要的那种空白的状态,所以如果有机会你们看到那部电影的话……我觉得导演预期的东西我做到60%左右吧!导演是大孩子性格、天马行空的那一种人,他会更淡、会更清,甚至有点小幽默。但是我觉得她是那么可怜的一个人,我一下子就把她演重了。

  南都:就这一方面,导演有跟你沟通吗?他说你演重还是你自己觉得你演重?

  汤唯:反正演也演完了,他也算了,他就饶了我嘛。(哈哈)

  南都:这部电影以前也在韩国拍过,这角色对演员来说也具有一定的挑战性。

  汤唯:嗯,我相信如果其他演员来演,这角色能演得很好。这是一个挺有戏的角色。

  南都:我们还没有机会看《晚秋》,应该和你之前的角色差别挺大的?

  汤唯:我的助手说还是看到我的影子。然后我就觉得“唉,真失败啊!”

  南都:你觉得演员在演戏的时候看不到自己的影子会比较好吗?

  汤唯:你到电影院就看角色,你不会去看演员吧?除了偶像剧。

  南都:但角色是演员创造的呀。其实好演员身上都有一种属于自己的特质,像张曼玉、林青霞、周迅,虽然能演不同的角色,但还是有自己的特质。

  汤唯:肯定每一个人都在演自己,但她们我不敢比,她们真的是演技派。

  南都:那你有没有和自己合作过的演员讨论过这个问题?

  汤唯:没有,一开始我就看着他们演,他们的演技是游刃有余的。我不知道,我也不懂,因为我在表演方面也没有太深的造诣。我以前没有学过表演,在伦敦的时候是我第一次学表演,所以我真正去想表演的事还是第一次。我在想我到底能把演员身上的东西去到哪种程度。我在每个角色里面的东西又能去到哪种程度,能把这个差距拉大多少。我觉得像葛优老师他们那些———每个角色都有他们身上的东西,但他们演的每一个角色都会让你相信他真的是那个角色,让我们不会想起他在生活中的样子,但是我觉得我还不行。所以,唉,我还嫩着呢。

  南都:你对自己的要求太高。

  汤唯:我好奇。

  想念舞台

  “跟观众的关系非常近,是我最享受的感觉”

  留恋在舞台上的感觉,汤唯表示她非常享受那种与观众的互动,因为可以直接感受到他们的反应,“不像电影,电影有它的一种导演的艺术,可以剪,可以一帧一帧地来剪出最好的东西,颜色可以调,演员可以借位置把你不好的避掉,只让观众看到你好的一面——— 但在舞台上不可能。”

  南都:从第一部电影到第二部电影,中间隔了很长时间,现在还记得你那天第一次站在片场里面的感觉吗?

  汤唯:那时候印象更深的是舞台,在伦敦当学生表演时候的舞台。汇报演出什么的,就是那时候的学生演出。很过瘾!

  南都:英文会不会有限制啊?

  汤唯:没有!

  南都:那段在戛纳接受外国记者采访的视频流传好广啊。

  汤唯:那个真的是纯属意外,我也不是第一次接受外媒采访,从来没有出现过这样的情况,也没有人把它挂上网。后来自己看到传成那样,整个人都愣了。

  南都:上次去北京,我在中戏还看了一场研究生排的舞台剧,好像是毕业作品。中戏的学生还是蛮厉害的,现场的爆发力很强。

  汤唯:是表演系还是导演系的?

  南都:他说的是导演系的作品,但我不知道是不是表演的人,是否表演系的。

  汤唯:那是导演系的,我毕业时候的作业就是自己找班上几个导演系的同学一起去拍的。现在我不知道是不是导表混着的,我那时候是纯导,都是导演系的学生,我的作业都找他们拍。我们班有12个人,加上留学生一共15个人。到毕业拍大戏的时候,一个戏分很多段,老师作为总导演,然后由一个同学指导另一个同学,他们的关系就相当于导演和监制的关系,这一段是做导演同学看,那一段就是老师看,我自己是其中一个角色,老师和做导演的同学来帮忙一起看,把握整体的节奏。那时候拍大戏是这样的。

  南都:你怀念舞台吗?

  汤唯:当然,比较遗憾的是我没有怎么参加我们排毕业大戏的那一次表演,因为我是B角儿。A角就是A组,要参加排练什么的都是他们这一组,我是B角就是说我去看,他们教给我他们是怎么演,我只演了一场。所以说我没经过那个戏感到特别遗憾。

  南都:现在还想回到舞台吗?有这个计划吗?

  汤唯:想,有这个计划。不过我现在感觉自己对舞台越来越不够格了,因为舞台的表演很影视的,表演是不太一样的。它(舞台)很过瘾,但它(舞台)的要求很高。

  南都:要有很好的现场表现力对吧?

  汤唯:嗯,在舞台上,跟观众的关系非常近,那是我最享受的感觉。我喜欢能够直接地感受到观众对我表演的反应。无论是好是坏,我觉得这都是对我的一种刺激,会让我更加兴奋,我会人来疯。虽然一开始我会紧张,我比较慢热,但慢慢就会好起来了。舞台表演从头到尾都是连贯的,那个气息是一气呵成的。我在舞台上遇到过特别事故———就是上了台,舞台上的所有人同时发现道具没拿,但是不能回去拿。那时候特别过瘾。

  南都:很多演员都很爱舞台,是有原因的。

  汤唯:舞台表演会有导演,但最后真正到了舞台上,就没导演什么事儿了,你可以自己发挥。导演要骂也是结束了、闭了大幕以后再骂了(笑)。

  资深宅女

  爱做饭,爱漫画,爱看侦探小说

  我原来在北京宅着,后来到了伦敦就到伦敦宅,然后现在到哪个国家去做宣传就到哪个国家宅着,在房间宅着。别人说我宅,我就反驳:“谁说我宅的?我已经挪那么远的地方了。”

  采访在汤唯的酒店房间进行,刚坐下来的时候,看到桌面上有些灰尘,她就马上跑去拿了一堆纸,在桌上擦了又擦,边擦边说“我看到桌面脏脏的就不舒服”,后来我们转到沙发上聊天,她又跑进里屋拿了根印度香出来点着,说:“我喜欢房间里有点香味”。生活中这一面的汤唯,亲切可爱,却并不为人所熟知。

  南都:在《月满轩尼诗》里你会买菜买水果到片场给大家吃,你自己本身也很爱买菜做饭,是吧?

  汤唯:我以前不太会做饭,因为在学校也没有厨房。我们都住在外面,也没有什么机会煮饭。一直到去国外有几个月学戏剧的时候,就有了机会煮饭。那时候是无奈,整天吃fast food我都吃到受不了了,我还是要吃中国菜。但是国外的中餐馆都变成外国味了,而且奇贵无比。我记得有一次,那是我还没能煮饭的时候,我特别想喝粥,想得都快哭了。然后我跑到ChinaTown,哇,终于看到有粥了。我记得一碗粥加根油条,一个小菜,9镑。相当于人民币的90块钱啊。太贵了!

  南都:我有个朋友在法国读书,后来受不了跑回来,其中一个原因就是受不了吃个水煮鱼都像过大年一样。

  汤唯:不过我还是挺能很快适应的,所以后来就自己就学煮呗。反正自己怎样都好吃。其实也做得非常简单,因为要方便携带嘛。一日三餐背个包就出去了,自己带些炒面、沙拉这些,又健康又营养又方便。拍《月满轩尼诗》刚好是在国外学习期的中间,所以那时候开始熟悉厨房了。我也挺兴奋的,终于有机会尝试一下自己煲汤。特别高兴,煎鱼什么的都是第一次。

  南都:你平时宅吗?

  汤唯:我在学习往外走,我喜欢多出去,多看看。但是我原来在北京宅着,后来到了伦敦就到伦敦宅,然后现在到哪个国家去做宣传就到哪个国家宅着,在房间宅着。别人说我宅,我就反驳:“谁说我宅的?我已经挪那么远的地方了。”

  南都:宅着都干嘛呢?看书?

  汤唯:我不知道。其实在家里呆着挺舒服的,如果有朋友想出去走走,我也会出去走走,我没有非要留在家。就是看看书啊,我刚开始学看书,我以前完全不会,不懂怎么看书,也很少看电影,也不看电视。我现在住的那地方的电视机,差不多两个月没有开过了。我从小就很少看电视,小时候老师说:“看电视的都是坏孩子!”我也就不看了。我小时候唯一会看的电视节目就是《动物世界》,还有“养花养草教嫁接”的节目,我特别爱看那个节目,我一直在想那些花草怎么能接得上去呢?胳膊都断了怎么还能接上去呢?这些都挺奇怪的。然后,会在家看漫画书。在演爱莲的时候,在轩尼诗的那条街上,拐弯处有个小店,里面全都是漫画书出租。我特别喜欢那家店。我小时候放了学,就骑一个小时的自行车,去一家很远又很便宜的漫画书出租店,我借一本书,然后又骑车回家。我一个晚上看完,因为这样便宜,第二天我又骑车去漫画店还书。我觉得我的好体力就是那样练习出来的。

  南都:现在还会看漫画吗?

  汤唯:现在看漫画太方便了,手机上都能看。我现在不敢看,一看我就会用我所有的时间看。起床、睡觉、飞机上、除了飞机上滑下滑不能开机以外,其他时间我都捧着在看。太过分了。碰到好看的小说也会这样。岸西导演介绍给我的那几本什么杀手的侦探小说等我都很喜欢,我看到都爱上男主角了(笑)。

  南都:这段时间老听你说“顺其自然”,你一直的个性都是这样还是后来你慢慢长大了,自己悟出来的?

  汤唯:我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说这话我也不知道。

  南都:爱说顺其自然的人,一种是天性淡泊,一种是经历过很多事情后悟出来的。你是哪种?

  汤唯:可能跟我从小的成长经历有关吧!小时候就发现,自己特别希望一些事情发生,但最后都没有。想得到的东西,总是特别得不到。

  南都:比如呢?从什么时候开始有这种感觉?

  汤唯:不知道!从小就这样,可能在初中以后开始有这个感觉。后来就觉得:“哦!这样,那就算了!”看到周围的一切,对比父辈们的生活,觉得我们这一代人已经挺幸福的了。那我们还不顺其自然?!以前的人顺其自然可能就饿死了。我们现在衣食无忧,还有工作可做,有房子可住,有恋爱可谈,可以结婚生孩子,那就行了。这样挺好的。

  南都:想过结婚生孩子吗?有计划吗?

  汤唯:当然想,肯定有的。这是必需的,这是女人的人生大事。

  南都:在《武侠》片场采访你的记者都问你想不想当妈妈。你有没想过怎么大家没问你想不想结婚就开始问你想不想当妈妈了?

  汤唯:他们想我做单身妈妈吗?可以啊。哈哈。其实我想有一个简简单单的家庭。

  南都:之前听你的生活理想是养条大狗。现在生活理想变了么?

  汤唯:没有。但妈妈不让我养,我整天在外跑,养狗只能靠妈妈帮忙,但妈妈不肯。

  南都:你现在习惯自己当明星了吗?

  汤唯:我今早还在说呢,以前我拍戏的时候都带着床单被套,还有枕头。现在我不需要了,因为我现在住酒店了,条件好了一些(笑)。

  记者手记

  这是另一面的汤唯

  本月在华语电影传媒大奖颁奖礼上,汤唯捧着奖杯说:“平凡一点,踏实一点,演员这份工作可以做得久一点”。淡淡然一句话,由汤唯口中说出,听起来却荡气回肠。就是在颁奖礼后的第二天,汤唯在酒店房间接受了南都记者的独家专访。

  坐在我对面的汤唯,和印象中那个一贯淡定优雅的汤唯判若两人:聊起新片《武侠》中的对手金城武的“沉默”,她会露出孩子气的狡黠笑容;说到助理“打击”她“每个角色都看到汤唯的影子”时,她无比纠结地反问我:“其实你觉得呢?”提到爱看的漫画,她突然眉飞色舞地模仿起自己看书的样子;讲到生活理想,以为她会怎样描述一番宏伟蓝图,她却嘟起嘴说:“到现在我妈妈都不同意我养狗”……这是另一面的汤唯,有烦恼,有纠结,有困惑、有满足,时而大笑,时而长叹……七情上面,大开大阖。或许,正是这种矛盾的两面的和谐统一,才形成了她独特的气场和魅力。 方夷敏

  ●2011年5月

  ●第47届韩国百想艺术大赏最佳女主角

  ●演出电影:《晚秋》

  ●2011年6月

  ●第11届华语电影传媒大奖最佳女主角

  ●演出电影:《月满轩尼诗》

  “这是另一面的汤唯,有烦恼,有纠结,有困惑、有满足,时而大笑,时而长叹……” 南都记者 方夷敏

  南都记者 方夷敏 录音整理 实习生 王睿陈咏仪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编辑:何玉娟

分享图片: